首页
英语攻略
阅读推荐
花生团
被顶替的高考,被盗取的人生
转载 , 图片17
2020-6-28 21:30

我在汕头吃东西,本来今天我是想发点潮汕的美食,做点吃喝玩乐主题的东西的。但高考顶替这件事,你不可能忽视它,去谈别的。不说如鲠在喉,如芒在背,必须得讲,而且得反复讲,重复讲。

因为在中国的教育制度下,它就是房间里最大的那个大象。不论是之前山东冠县的陈秋媛,还是这次山东济宁的苟晶,都是被这尊大象践踏的受害者。

01

苟晶很聪明。你能从她的文字流畅程度能看出这点来:

也能从她当年的成绩看出这点来。
 

事实上,如果你顺着苟晶自己披露的,她当年的同学名单去寻找:
 

会发现这些名字中,有在国外念了博士,现在回来做教授博导的。有做教育学博士任访问学者的。

许多,放到现在来看,都是社会一等一的精英。
 

虽然苟晶后来通过自己的努力,去了没那么需要学历的电商,最后一路打拼到了管理层,现在在杭州生活不错,有车有房。

但你不知道的是,如果当年她没有被“弄到那个中专”念书,而是以她全区第四的成绩,上了一所真正的好大学,会是怎样的情形。

我想,应该只会更好,绝不会更差。正如她自己所说。她现在生活也好了,也有孩子有家庭了,其实为自己战斗的动力也没那么强了。她之所以持续不断的说这些,不停举报不停斗争,其实是为了现在或者将来的所有孩子。

高考应该是公平的。不应该再有任何一例类似的事情发生了。

02

苟晶的事情还在调查,然而陈秋媛的事情,已经板上钉钉。
 

2004年的时候,山东省理科考生陈秋媛考了546分。高考之后,陈秋媛外出边打工边等取通知书。当年,山东理科的三本分数线高达549分,被称为史上最难高考。

陈秋媛的成绩,一本二本三本肯定不行,但这个分数,上个好的专科肯定不成问题。

不过她没等到任何通知书。落榜以后,她就开始了打工结婚生子的一生。

今年,陈秋媛打算参加成人高考,结果报名的时候发现,学信网中的“陈秋媛”,竟然已经在山东理工大学读过三年专科并顺利毕业。

陈秋媛这才发现,自己当年高考落榜并没有那么简单。一查发现,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她被冒名顶替了。

顶替她的那个人,是个当年高考分数仅303分的文科生。两个人不仅分数悬殊大,而且连文理科都不一样。顶了之后,对方还在山东理工大学读了国际经贸专业,毕业之后在冠县的乡镇街道办当公务员。
 

大概对方当年暗箱操作的时候,就把农村户口又没权没势且成绩靠近三本线的考生当成囊中之物。

这么选择是经过深思熟虑的:首先,没权没势的农村人,落榜之后肯定想不到追究后果,只会把原因归咎于自己的成绩。而盗用接近三本线成绩考生的姓名,窃取她的成绩,篡改她的命运,会给自己一种心理暗示:反正是专科,又不是名牌大学。

自此就能心安理得,反正专科而已,没权没势的人读了也不见得出路有多好。

而且普通人不会想到录取背后水多深,就算能想到,也不会觉得那些“特权”与自己有关。

但事实是,以为自己落榜了的人,万万没想到自己其实是“被特权”了。

以为自己心思缜密的用特权享有美好人生的人,万万没想到16年后,当年自己顶替掉的那个人,还有一颗想要读大学的心。

这事情让人觉得极其愤怒又悲伤。

16年之后,至少34岁的陈秋媛,在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的情况下,依旧有报考成人教育的意愿,说明当年未能上大学,对她来说真的是特别大的遗憾。

在其他同龄人接受命运养家糊口偏离生活重心一心养孩子的时候,还能鼓起勇气报考成人高考,陈秋媛这种求知心,相信看到新闻的人都能感受得到。

那么,如果她当年上了山东理工大学,今天的境遇又是如何?

以她的这种勤奋,会不会继续考专升本,会不会有完全不同的另一番生活?

命运已然改变,时间不能倒回,只靠假设什么答案都得不出来。

但能确定的事,如果陈秋媛当年上了大学,一切都会不同。

用一句也许有点过时的广告词来说。“唯一的不同,就是处处都不同。”
 

03

而这样让人唏嘘叹息的事情,在我国还有很多。

1990年夏天,就读山东省滕州市第八中学的应届生齐玉苓(本名齐玉玲),1990年夏天,中专统考并获得441分,山东省济宁市商业学校录取她为该校1990级财会专业委培生。然而,齐玉苓等到9月也没收到录取通知书。

你没猜错,她的成绩,被同校的陈晓琪(本名陈恒燕)顶替了。

顶替的原因是陈晓琪的父亲陈克政是村里的党支书,他有关系,而且买通了学校行政人员。

这一顶替,就是8年。这是塑造人生最重要的8年。

当年的济宁商业学校虽然只是一个中专,但当年的中专和现在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要知道,1990年,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新闻出版署重新发布修订的《标点符号用法》中,有过这么一个例句:

张华考上了北京大学;李萍进了中等技术学校;我在百货公司当售货员:我们都有光明的前途。

考上北大的张华自然不用多说,一定是天之骄子,有光明的未来。

而之所以那会儿考上中等技术学校的李萍和“我”也有光明的未来,纯粹是因为80年代末的中专生,比今天难得太多了。

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考上中专后可以转成城镇户口。这在城镇户口有明显优势并且全国一大半以上农村户口的80年代初有致命的吸引力。基本等同于考上XXX学校就包北京户口。

2,中专的伙食,两人一荤一素一汤,合计1元。每个月下来平均每个人只要三十多元,国家还补贴十五元。

3,毕业以后国家包分配,毕业直接可以去一些垄断国企。并且因为专业对口,常常可以直接做一个小领导。试想如果当时分配到电力系统或者能源系统,现在不说大富大贵,也是家境颇为殷实的一家了。

况且当时职业系统里升迁基本还是靠工龄。中专毕业生进入单位系统比较早,工龄相对大学生还要来得长,常常混得比大学生还要好。

所以说那时国家用城市户口、国家补贴、安排工作这几大诱惑吸引了大批农村户口的学生初中毕业一门心思考中专,其中不乏成绩顶尖,考大学完全没问题的一些同学。

所以那时上中专可以等同于“某垄断国企干部培训班”,自然有光明的未来。

80年代中专
 

在齐玉玲事件里,也是一样。

顶替齐玉玲上大学的陈晓琪,毕业后顺利进了中国银行工作——别说是当年,即使放在今天,中国银行也是个不少人求之不得的好单位。

她一直做到1998年,不但拿到了城里人的身份,而且捧上了银行这么一个人人羡慕的铁饭碗。

而1990年,没上成中专的齐玉玲只能借钱上了技工学校,从技工学校毕业以后毕业每两年就下岗,最后只能靠卖早点糊口维生。

两人的生活一下有了质的差距。

在学历远比当今值钱的那个年代。说难听点,这是被偷走的人生。但被偷走的,何止齐玉玲一个人的人生。

1995年,石凤霞报考了霍邱的师范学校。

如今师范类中专已经成为上不了高中的学生无奈之下的选择,但在90年代,只有好学生才可以被中专提前录取。石凤霞是当年的好学生,但她迟迟没有等来录取通知书。

一年之后,石凤霞意外地得知,有人冒名顶替她去霍邱师范读书了。她爷爷非常气愤地去霍邱县教育局,查了她的分数,发现确实录取了,而且录取通知书也寄给了学校。

冒名的人正是校长的老婆李大琴。

还有湖南的罗彩霞。2004年,她高考考了514分,没有达到湖南省当年531分的二本录取分数线。

虽然当年有少数高校降分录取,而且她填报了三批专科院校志愿,但罗彩霞没有收到任何高校的录取通知书。

而那一年她的同班同学王佳俊,虽然高考只有335分,却顺利走进了贵州师范大学读本科。

王佳俊冒名顶替了罗彩霞,真正的罗彩霞对此一无所知。她在落榜后选择了复读,2005年考进了天津师范大学。

2009年3月1日,罗彩霞在建设银行鑫茂支行开通网上银行业务,出示身份证的时候,工作人员告诉她信息不对,不能办理。

银行电脑显示,罗彩霞名字、身份证号和她本人的脸对不上号,而且发证机关是贵阳市公安局白云分局。

2008年7月9日,罗彩霞申请办理高级中学教师资格。负责资格考试的老师告诉她已经在贵州申请了教师资格证。

但罗彩霞并没有在贵州办理过教师资格证。

两件事都和贵州有关,这引起了罗彩霞的怀疑。

之后,她报了案,然后才知道,自己当年是被别人冒名顶替上大学了。

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1999年的河南张志刚,2002年的河南周口市王娜娜,2003年的内蒙古麻巧珍,2010年的河南黄海霞.....

04

这么些年,或多或少听过一些故事,有一次又一次复读,就为考上心仪大学的。

有多年苦读,结果一些高考成绩和预想差距过大,失了心成疯魔的。高考,在我们的认知里,始终是最公平最重要的那一环。

它是许多人的希望——在一些古板的人眼里,它甚至可能是唯一公平的一次测试。在这种氛围里,无论是谁,高考成绩被顶替,都是极可惜极可悲的事情。所以查资料看到上面这些事情的时候,实在忍不住叹气。

然而这还只是爆出来的,更多更多没爆出来的,比如这次,最后山东调查出的两百多个高考顶替事件。

我相信这中间,也不乏被顶替人生的故事。

少数盗取他们人生被揪出来的人,受到了什么样的惩罚呢?

顶替陈秋媛的人,被工作单位开除,具体情况还在调查。

齐玉苓被顶替的人生,陈晓琪家和相关部门用了3万五千元草草磨平了。

石凤霞被顶替后,至今也没讨回公道。 

只有顶替罗彩霞的王佳俊,受到的惩罚,也仅仅是学籍、党籍、户籍被注销、工作被开除。王佳俊的父亲王峥嵘因伪造、变造国家机关公文、证件、印章,涉嫌犯罪,共获刑4年。除了最后一个,其他的惩罚实在太轻太轻了。

而且这些案件,最大的问题,是不知道该怎么对受害者进行补偿。让事业单位直接录取被顶替者吗?这不现实。不会做的,还是不会做。往往那些人生被偷走就是偷走了,没办法了。

我们知道有一句老话,叫“正义也许会迟到,但不会缺席。”其实这句话是误会了,因为它的原文是Justice delayed is justice denied”,正确的翻译应该是:

迟到的正义,不能算是正义。

关于这句话我们说过很多次了,也举过很多例子。

从来没有哪次,像高考顶替这样,把这悲哀的真理,展现得如此淋漓尽致。

但无论多迟。

高考顶替这种作恶,都必须被查明。

作恶者必须受到严惩。

高考的公平,必须被维护。

这应该是我们全社会的共识和底线。

不但是为了过去这些遭遇不公平的学生,更是为了现在,以及未来的所有年轻人。

转载自:雷叔电影


回应12 收藏10 举报
1月前
今天看了大半天这样的新闻
真的觉得人心恶毒起来真的难以想象
1月前
通往成功的道路上可以有荆棘,可以有狂风暴雨,可以有悬崖峭壁,可以有冷嘲热讽,可以有无情打击,甚至可以有绝望失败,但不应有肮脏龌蹉!maybe life is colorful including dark。
1月前
为什么这个世界上会有这么多的恶?会有这么多作恶的人?生气、难过、郁闷……
1月前
现在能被大张旗鼓地报道出来就是一个进步

不知道该谁来赔偿被顶替了的人生?
其实也赔不了

那么就应该严厉惩罚
1月前
太可恨了😡😡😡
1月前
天理难容,顶替的应全部判刑。
1月前
哎丑恶的世界
1月前
太可怕了,这是一个人的人生啊
1月前
壮哉我华夏 为什么这个世界上会有这么多的恶?会有这么多作恶的人?生气、难过、郁闷……
我一直觉得,人性本恶。。。
1月前
梦在飞 我一直觉得,人性本恶。。。
最怕的不是单个人的恶,而是这种涉及一大片的共同谋划的恶,一种形成了风气的恶😭
1月前
我吃惊的是一个小小的村支书就可以能够让儿子冒名顶替上大学,那再大一点的官岂不是可以为所欲为了!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