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英语攻略
阅读推荐
花生团
旅德20年纪念之说说我的留学故事
原创 , 图片10
2021-4-29 18:26

时光飞逝,到今年的8月,我就来到德国20年了。回首往事,从2001年8月13号踏上德国的第一天,到2007年秋天拿到德国的医师资格,我的德国留学生活足足有6年之久。异国他乡这段留学生活,弥足珍贵,让我学会了如何成为一个成年人。从最开始的十指不沾阳春水到也能做出一桌像样的大餐,从一句德语不会到现在用德语工作,从家里的娇小姐到流水线工人,从一个没主见的人到凡事都要自己拿主意。 现在回想起来,那段日子还是挺艰苦的,这其中的各种辛苦,只有走过这条路的人才能深切体会。      
 

                           陪伴了我二十年的几本书

第一次出国

北京时间2001年的8月13日中午,我和另外44名同学一起乘飞机,从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出发,行程8000公里,10个多小时之后到巴黎戴高乐机场。在飞机上匆匆一瞥巴黎圣母院之后我们转乘飞机,2个多小时之后到达柏林勃兰登堡机场,之后又转乘大巴车,向南驱车200公里。一路颠簸,20多个小时后,我们终于于德国时间8月13日的晚上到达了我们的目的地——德累斯顿。                
 

                 德累斯顿易北河边的巴洛克建筑

这是我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出国,前路茫茫,心中忐忑。还好同行的小伙伴已经相互熟识,除了一个女同学因为行李超重,在北京机场没收了电饭煲,哭了一路,大家打打闹闹,20几个小时过得很快,平安到达了目的地。    
 

2014年我们全家重回德累斯顿,在宿舍前的合影,三楼第四个窗户是我的房间

稍做休整之后,我们被分到了宿舍,两人一间,大部分的人被分到了同一层楼。德国的纬度比较高,夏天天黑得晚,到现在我都还能清楚的记得:那天晚上,当我躺到床上的时候,天都还是亮的。

最开始的德语学习

我参加的是武汉一所大学的交流项目。在此之前,我们这45个人已经在国内学了近一年的德语。开始的半年是夜校,每周有两到三次课,后面的半年是脱产学习,除了之前的语法老师,还有一位刚毕业的德国大学生给我们做外教。国内的德语老师给我们打下了很好的语法基础,我们用一年的时间学完了《大学德语》四册,德语的语法已经全部过了一遍。外教年轻活泼,和他的学习,我们的德语已经能够开口交流。据德语老师评估,出国前,我们的德语水平大概达到国内大学德语四级水平。 

作为外国人,要在德国上大学,当时的规定是必须要通过大学的德语测试DSH (Deutsche Sprachprüfung für den Hochschulzugang)              
 

                                                DSH官网

所以,仅凭我们在国内的德语水平是不能在德国上大学的。

到达德累斯顿后,学校已经给我们安排好了语言学校。经过考试,我们45个人被分到了3个班。 我被分到了快班,半年之后,也就是2002年的3月,我们就可以报名DSH考试。

现在想来,那时的德语最多就相当于德国小孩幼儿园的水平,离能用德语上大学,还有巨大的差距。

我们班上15个人,有两名老师,每天6-8个学时。班上的同学都很努力,上课认真听讲,积极发言。晚上回家后,我也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隔壁寝室居然有个男生,天天晚上在背字典。我记得我当时每天会朗读30分钟,晚上还会和一个女生读字典的解释猜词。      
 

     德语老师带我们去德累斯顿动物园的合影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过了年,我们就要决定是否要报名参加DSH考试。当时的规定是,一共有三次报名机会,如果三次考试都不通过,就不能延签,留在德国了。

乌龙的DSH考试

大家一番权衡之后,一部分人选择报名参加考试,一部分人决定再学半年再考。我们班的15个人都选择了参加考试。

笔试时间我不太记得了,大概是3-4个小时吧,地点在大学的一间大教室里举行。考试大概进行到最后的时候,大教室居然停电了。所有人都必须立刻离开考场。我们在考场外等待了半个多小时后,接到通知,可以回到教室,有半个小时的时间继续答题。我在考场外和其它同学对了一下题,会考场后把错题改了,满意的交了答卷。           
 

                              当年我们考试的教学楼

晚上回宿舍后,大家都很紧张,不知道后面会怎么样:今天做的卷子会不会作数?会有新的考试吗?另外,在考场外没对答案的同学都很懊恼,没有珍惜停电的30分钟。后来听说有个女同学和人对答案的时候发现自己居然看掉了一面卷子,很是着急,还好第二次进教室把卷子补齐了。

事情的发展出乎人意料。大学最后决定不重新考试,就以停电当天的考试为准。

不出意料,参加当天考试的大部分人都通过了考试。我的成绩超过320分(满分400分),可以免口试。很多同学都达到了免口试的分数线,还有一部分也顺利通过了口试。

这其中还有一个乌龙。我们班上的一个男生,德语挺好的,居然考试分数没过。后来,有同学建议他去查分,居然发现被少算了100分,他的分数达到免口试的分数线。受到他的鼓舞,又有好几个没过的同学去查分,其中一个人比较悲催。及格分数线是240分,他查出来少算了50分,正好239分。因为查分只能查算错的分,不能查改错的分。这位同学遗憾的因为一分之差又学了半年德语。这件事情可以看出来德国人的数学水平实在是呵呵.....

第一次分流

这次的DSH考试成了我们的第一次分流。这里面的一部分人通过了考试,拿到大学的Zulassung(入学通知书),可以开始专业学习。一部分同学第一次没有通过考试,或者没有参加考试,他们在之后又学习了半年到一年的德语,通过了DSH考试,也进入了大学学习。最后还有一小部分同学,最后没有参加DSH考试,或者三次考试没通过,结束了短暂的德国生活,很早就回国了。

世事难料,谁能想到,在最早回国的同学当中,回国后在中国的高速发展当中,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已经有了几百人的团队,有可能还是我们目前为止最富有的人。

所以,DSH仅仅是一次德语考试而已,有能力的人,终会浮出水面。

打工生活

我们所在的德累斯顿属于以前的东德,当时的经济还不是很发达,打工机会少,所以大部分人选择到经济好的西德去打工。这里又有两拨人,一部分去了汽车大城斯图加特,一部分去离斯图不远的卡尔斯鲁厄。

我和一个女生也步着他们的后尘,去了斯图加特。           
 

                                       斯图加特新皇宫

我的打工生活很短暂,只有1个多月,工作是在斯图加特附近的巧克力工厂Ritter Sport里面做流水线工人。          
 

                           Ritter Sport 巧克力工厂

工作内容单一简单,要么把包装好的小巧克力放到大的包装盒里,把做巧克力的模具从洗模具的流水线里拿出来,等等。还有一个很夸张的工作,就是把从流水线上走过的坏的坚果挑出来。因为流水线一直是一个方向运动的,8个小时之后,我感觉我的头一直会不自觉的朝着一个方向运动,眼睛看到的东西都在运动。

这样的工作干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只能说我不希望一辈子做流水线工人。

相比于我的打工生活,其他同学的工作就丰富得多了。在我们之前,有5个男生在斯图加特北面已经找到房子,租住了下来。男生干的工作就辛苦多了(工钱也更高)。他们的工作有的在Salamander 鞋厂,有的在惠普打印机厂,有的跟垃圾车收垃圾,还有在麦当劳收银的。

运气好的三个男生还找到了奔驰工厂流水线的工作,这份工作可以说是所有暑期工中的黄金工作了,加上加班费每个月能拿到2000多欧元,打满三个月的工钱足够东德一年的生活费了(德国大学的注册学生每年可以免税打工三个月)。         
 

                                    奔驰工厂的流水线

专业学习

德国的大学有夏季开学和冬季开学之分。第一学期开学,大部分都是冬季开学(每年的9月份)。高学期可以选择夏季开学(每年的4月份)。前面说到我们是在2002年的3月份通过的DSH考试。我们当中,绝大部分的人在国内都有本科学历,如果在德国继续学习本专业,可以减免掉一定的课程。

2002年9月,我开始了在TU Dresden(德累斯顿工业大学)医学系第五学期的专业学习。

医学在德国是NC(Numerus clausus)专业(受限专业)。

德国大学的学习遵循宽进严出的原则,绝大部分的专业只要有德国Abitur(德国高考)或相应成绩就能申请。少数专业,像医学,牙医学,法律,建筑等专业则有人数限制,成绩要求,不是想学就能学的。

德国医学专业的学制也比其它专业要长。我们当时,德国还只有硕士(Diplom)学历,没有本科(Master)学历。大部分的专业是10个学期,医学专业是13个学期。这其中包括4个学期的基础课程(Vorklinik)和6个学期的临床课程(Klinik), 1个月的护理实习,4个月的见习,12个月的实习,两次国家考试。

我在国内的医学学习为我减免掉了4个学期,1个月的护理实习和第一次国家考试。所以,我是考过DSH之后直接开始的第五学期的学习。

DSH的水平现在想来,估计也就是德国小孩学龄前的水平,只能满足简单的基本交流。这个水平在德国大学学习专业知识,那是远远不够的。

从开始的大课一句都听不懂,到后来知道教授上课说什么,到最后可以和病人/同学/医生/老师交流,再到最后通过德国医学国家考试,的确只能用寒窗苦读来形容了。

居然有人毕业了

我们一起来的45个人,大部分都是一个大学的不同专业,只有我是外校的。他们有的学计算机,有的学机械,有的学电子,每个系都有几个人,可以抱团学习。

其中有一个女生特别厉害。当我们刚刚考完DSH去西德打工的时候,她一个人留在了德累斯顿,开始了第六学期的专业学习。在我还在上课听不懂,考试通不过的痛苦中挣扎的时候,她居然已经开始实习了。在2005年的时候,她也成为了我们45个人当中第一个毕业的人。

之后,从2006年开始,陆陆续续就有人毕业。每次有人拿到学位,要离开之前,大家都会聚一下,来一顿大餐。每次的庆祝都会持续到深夜,男生们会喝得酩酊大醉,只是每次的人都会少几个。

直到2007年,我也毕业了,也离开了德累斯顿。

我们这群人,现在有的继续留在德国不同城市,一部分人回到了中国。离开德累斯顿之后,大家每去到一个城市,都会找老同学聚聚,只是这种机会越来越少。    
 

2016年我们还留在德国的同学在Bamberg 小聚

本来2019年回国和几个同学说好,在今年夏天,我们来德国20周年之际,大家要拖家带口,重聚德累斯顿。现在由于疫情的缘故,也只能不了了之。

现仅以这篇文章纪念我们那段难忘的留学经历,感谢和我一起走过青葱岁月的同学们,期待我们的下次相聚,爱你们❤️


回应 收藏5 举报
作者热门日志
和孩子一起学唐诗  赞28 · 收藏156 · 评论4
从小爱艺术之我们家的艺术启蒙  赞12 · 收藏60 · 评论2
我眼中的德国小学  赞29 · 收藏32 · 评论9
普娃能被培养成学霸吗?  赞14 · 收藏51 · 评论3
说说我的德语学习  赞21 · 收藏26 · 评论6
和小朋友一起学德语  赞11 · 收藏37 · 评论3
如何培养好的学习习惯  赞6 · 收藏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