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普金斯的日子: 5. 杂闻轶事(完)
原创
2019-4-9 02:56

刚到巴尔的摩在华人教会蹭住了几天,后来就老被他们拉着去教会活动,有一次甚至跨过海湾去到离华盛顿特区的地方很近。我这人面子薄,不好意思拒绝,只好用慢慢降温的方法处理。大约过了两个月,联系就少了,后来就没了。


系里有间公共休息室,里面放了个围棋盘。Y君比我高一级,数学超强。有一次谈起电脑围棋,说传统的电脑下国际象棋的策略肯定不行,不过还有很多方法比如蒙特卡罗可以到电脑围棋上试试。不出十年,阿发狗横空出世,其中就有蒙特卡罗方法的重大贡献。此君现在纽约地区工作。


第二学年的时候老婆去新泽西上学了,我和一个医学院的博士后合租。他在国内是医生。有一阵子他说医学院有些研究项目,需要志愿者,可以拿一些钱。后来我按照网上要求填了申请表,但是一直没有结果,估摸是没有选上。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筛选原则。该君有一次身体不舒服,我半夜开车送到约翰霍普金斯医院急诊,后来他住院很多天,好象是哪个内脏有小出血。我离开霍普金斯后,他还呆了两三年,后来去佛罗里达了。


第二篇提到的系里的女生多是美女,C1和C2便是同级入学的两个。第一次新同学见面,好像是在外面的草地上,C1见我便说我像是某影视剧里的某某,不过我没看过那个影视剧。C2赶紧在一旁说别这么说,C1不以为然,说我应该看看该剧。照此推短,该形象不会很好:)后来开课没多久的某天,C1又这么说了一次。后来我看了一下剧照,果然跟预期的差不多,虽说有几分像,但还是比我差多了嘛。不过这种事情一笑了之,C1给我心中的印象反而好了很多,没有心机,很好相处,反倒是C2比较有城府,以后的事情也大致符合我的判断。后来我慢慢给大家建立起数学扎实的印象,C1便不再开我玩笑了。再后来有一天下午,C1来找我,正在系里用我的电脑的大波浪头老婆回头对着C1俨然一笑,C1小声问走出门的我那是你老婆吗时,我感觉她都要流口水了:)有时候人需要外在的东西撑门面,这实在是非常无奈的事情。C1那时在力争一年完成硕士好转到弗吉尼亚她男朋友那里,选课较多,第二个学期末尾比较繁忙。非线性优化这门课的期末考试是开卷,限期一天。这天下午我慢慢把题目做完,认真写在一张大纸上后感觉基本都对了,C1打来电话,要核对答案。我说这不行啊,韩教授说了开卷不能商讨的。道理都在我这里,C1也没别的辙了,说就对一下不要紧嘛,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啊,啊~~~,拖长了音还带变调的。这下轮到我没辙了,可不敢惹了,只好核对了一遍。放下电话,我对在一旁的老婆说,没办法,女人撒娇真是利器,我是领教了。不过也不是白核对的,C1如期拿到硕士,暑假回国,我托她带了些东西回去:)


由于一直经济拮据,我总想着到外面打零工赚些小钱。我租住的地方靠近I95高速公路的一个休息站,走路就五分钟,从南边华盛顿DC到北面纽约的一些华人Bus,会在这里停靠上下客。第二学期中我看到有个公司招人,就去干了,活很简单,有个小办公室,打印车票,车要来了就出去卖票,车走了就回来歇着,台式机电脑,还能打打星际争霸。有时候车迟迟不来,我就躺在草地上看数学书,颇有些售货员华罗庚的风采:)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大约五个月,每个月大约一千五,跟助教收入差不多,后来我又发现了一些多赚钱的窍门(不足为外人道也),收入可以接近三千。其他的零工打得不多,有一次看到中国超市里有个女行商临时卖几天瓷器,去帮着卖,没啥人买,正好韩教授来,他面子薄,被我撺掇着买了一百多块,成了最主要的业绩。那女老板背后还说这教授真小气,不过倒是她小气,看看下午没啥人买,早早把我打发走了,因为按小时算工钱的。


有一次我把自己反锁在门外,同租的室友周末出去了,我只好在休息站椅子上歇了一宿。那个地方鱼龙混杂,有点乌烟瘴气。我看到有两三个中国妇女做按摩的,她们跟我讲怎么被骗到美国来,后来好不容易到了这里,云云。有一次我开车带去沃尔玛买东西。底层都不容易,我也算是增长了点见识。话说回来,不好的事情我可真没做,她们到底怎么做生意的我也没有细问,天地良心。


回到第一篇安营中说过的那个哈勃天文望远镜科研所(Space Telescope Science Institute),我只在入学前跟室友进去过一次,但那次经历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文明的高度与视野见识成正相关。窝在小山村里,不去大航海,是永远不可能进入工业文明的。在那里有一些前沿的观测结果,进行的实验,是不会公开的。对外公开的,只是经过重重审查的很少的一部分。本来我只是个外来参观者,按照条例规范是不可能如何的,但阴差阳错或者说机缘巧合却卷入了一个项目。如。。。里提到的,我构思了一个中篇科幻小说,不会太长,也就七八十个小时的写作时间,不超过十万字,内容是否与见闻有关,那就不得而知。


归巢鸟文

回应 收藏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