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给Terrible Two的小朋友讲道理?
原创 , 图片4
2018-5-10 07:53

公众号:静SILENCE

Anzu的Terrible Two在她生日前的半个月,血雨腥风般地突然到来。我清楚得记得,她曾经连续三天,每天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面对不同的情景,哭到呕吐。因为哭状太惨烈到接近病态,我不由自主地想要妥协。然而适得其反,在那之后,她还学会了用情绪要挟大人。在计谋与情绪的两面夹击下,我走投无路,不得不冷静下来反思。最终,回归到和孩子最本质的沟通,没用任何花招儿。在不抱任何期待的情况下,奇迹却接连出现,那位高需求、情绪剧烈的2岁小恶魔迅速在我的生活里消失了。面对这位天使般可沟通、听道理且牢记在心的小朋友,我跟家人说,她是不是把该淘的气在25个月之前都淘完了。于是,有了下文,记下我们是如何在万念俱灰的情况下迎来这阶段性的成果。

Anzu的先天条件就提前宣告,做这样孩子的妈,命中注定会在Terrible Two里死得很难看。她是那种性子很急、情绪表达非常激烈的小朋友,当她真的开始哭了,她就一定要奋力大哭追求那种哭到呕吐的境界。真的,你真的可以在她哭的时候,看出她对呕吐效果的努力和追求。她相当敏感,很容易被触发。她的自我意识非常强烈,喜好分明,对自己的想法非常明确,大人哄小孩儿那套,尤其是转移注意力,放在她身上不仅根本没用,反而让她更反感,更觉得不被人理解,引发新一轮更激烈的冲突。我经常需要给家里人提醒,别把她当小孩儿哄,得把她当个和你平起平坐的大人来对话。我几乎没有把她当作小孩哄过,因为我们朝夕相处……这让我发现她虽勤于观察,但会耍小聪明,想要用计谋更轻松地达到目的。

在和这位并不好对付的小朋友的交锋中,我总结了几点应对她情绪发作的私人经验,不光为止住当下情绪的洪水猛兽,更希望带着小朋友练习,如何通过理性思考,找到情绪背后那个问题的解决方案。分享出来供探讨。

【准备工作】不执着于自己的感受,把自己放下。

尽管事实如此,但当孩子的固执和情绪发作时,我们做家长的一定不要再想着自己的处境有多艰难了,更不要在心里抱怨孩子怎么这么不体谅自己。每次,我只要带着这样的想法,就完全没办法启动任何解决问题的有效程序,反而会火上浇油,搞得自己比孩子的情绪还大。所以,忘掉忘掉忘掉自己。

【第一步】理解孩子的想法——他们固执的原因和他们情绪的来源

这一点是最重要的根本。家长在认同和描述孩子的感受时,如果能说到孩子心里,抗争就会从她的哭声中消失。当然,孩子十有八九还会继续哭,但那种被理解之后的委屈的哭声,只会让家长觉得怜惜,而不是火冒三丈。

怎样才能做到理解孩子呢?

首先,要有知识基础,需要明白这阶段孩子的心智特征。

会走会跑之后,孩子和妈妈的物理距离增大了,这让他们意识到自己和妈妈都是独立的个体。他们走开又回来,走开又回来,体会着爱与独立的双重诱惑。当他们终于决定要义无反顾地带着独立的自我探寻大千世界时,他们发现自己的行为、语言能力受限,很多事办不到,很多话说不明白,世界并不因他们的意志改变。这种受挫是孩子在这个发展阶段主要、持续的压力来源。在面对任何棘手的状况时,我都要先提醒自己,他们要求独立的自我,他们能力受限,然后,想要责怪孩子的想法就会消失,转念想去理解他们的感受。

然后,站在孩子的位置上,在想象中经历一遍她所经历的。

我特别喜欢一句话,“宽厚不是容忍,宽厚是把你放在我心里,我也像你这样活一遍,我便明白了所有的因果”。当我提醒自己正在面对一个处于持续压力中的孩子时,我就能很容易地卸下作战姿态,在头脑中体会她所经历的那些。尝试使用孩子的视角和心智模式,观察孩子当下的眼神和表情,答案很快就会浮现出来了。写到这,不得不提一句,小朋友的语言能力虽然远不及成人,但可能因为他们活得特别真实,所以他们的眼神和表情特别有戏。对着你太熟悉的这个孩子,看进去,你就会知道她当下究竟是什么感受、到底在想些什么。当你理解孩子的固执与情绪之后,即便还没有找到解决方案,家长自己的心情也会放松很多,你会发现孩子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糟糕,她只是有一段心结没有被梳理开而已。

【第二步】帮助孩子发现她内心认可的道理。

1)讲什么样的道理?

同样一个情景,讲道理的角度肯定不止一个。家长也不用去费心琢磨出一个最有智慧的道理,孩子真正需要、可能买账的,是家长自己最有真切体会的那个。这跟创作一样,打动自己的才可能打动别人,别想其他,纯粹一些。比如,对于要求Anzu中饭和晚饭要坐够20分钟这件事,我切身的理解是,要对辛苦做饭的人和一起用餐的人表示尊重,即便不吃也应该坐够时间;比如,看动画片的时候要和屏幕保持距离,是因为如果太近,视力就会受损,眼睛就看不清东西了,当然也看不清动画片。

当然,跟孩子说之前,还是要反思一下在道德方面有没有错误,有没有受到个人成长的明显局限。如果有的话,有意识地克服。

2)怎样说孩子才会听?

在带孩子理解道理时,家长可以带着孩子一起分析思考,做出取舍判断。有经验的家长很容易就能分辨,孩子有没有在听、是否认可。只有当孩子从内心认可,她才可能有内在动力去改变自己。比如,前几天Anzu收到一个很喜欢的厨房玩具。由于下午比较晚才收到,并没有玩很久。晚饭后,我主动破例,让她多玩一会儿。我对她说,我第一次拿到喜欢的东西也想多玩一会儿,这是很正常的感受,但玩不能影响睡觉,那怎么办呢?我们可以压缩一部分睡前读书的时间,晚半小时上床看书,仍然按时关灯睡觉。提前2分钟,我提醒她。到时间,我收拾所有的玩具,边收边说,这个新玩具属于你了,就放在咱们家,以后你什么时候想玩都可以,不影响正常的吃饭睡觉就可以。我还没唠叨完,就听见一阵飞快远去的脚步声。回头一看,人已经没影儿了。卧室,小孩儿自己已经在往床上爬了。这样的做法,让孩子从被动听道理,转变为和大人一起主动探寻解决方案。思维方式的培养不仅应该存在于阅读和游戏中,更应该渗入日常生活,帮助孩子解决那些关系到他们切身利益的问题。

一起理性分析的过程中,要尊重孩子的选择,更要让孩子承担这个选择带来的自然后果。真真切切的自然后果会引发孩子再一次的思考,进一步改良优化自己的选择。比如,Anzu出门去滑滑梯前非要带两个玩具,这时,别说强夺了,我碰一下那俩玩具她都会摆出全力戒备、誓死反抗的姿态。我告诉她,你可以选择带两个玩具出门,但你自己的玩具你自己拿,玩滑梯的时候拿不了玩具的话,你也要自己负责保管。她为了能把玩具带出去,草率地答应了。到了游乐场,登高爬梯必须得解放双手,她把玩具给我,我不接,示意她可以放到旁边的木马座椅上。结果她玩一次滑梯就要跑去看看玩具还在不在。玩完回家的路上,她估计有点累,把玩具递给我,我说,你自己带出来的得自己拿回家。第二天出门前,她直接把手里的玩具放下,轻松上阵了。

需要注意的是,自然后果不是人为设置的规则,更不是惩罚。比如,孩子故意把牛奶洒在地上,他需要承担的自然后果是没有牛奶喝了,但如果家长认为孩子不珍惜食物,没收并没有洒落的零食,那就是在惩罚。一旦孩子意识到家长在从中作祟,孩子的想法就会集中在如何反抗不公平上,酝酿更大规模的抗争,完全忘记原本要解决的小问题。

还有一个善意提醒。尊重孩子的选择要细致到一切小事,不然很容易踩雷。Anzu冷热穿脱衣服都必须先征求她的意见,对她说,如果你觉得很热,可以脱掉外套,人家同意且示意需要帮助后才能动她。所有的未经许可、未经沟通,都会引发一场停不下来的世纪大哭喊。并不是孩子矫情,换作我们自己,别人一句话不说,上来就帮你添减衣服,你烦不烦?

3)道理讲完就结束了吗?

对于孩子已经接受的道理、认可的解决方案,一定不要停留在口头,要尽快落实到实际行动中,并且通过反复实践巩固成孩子的固定习惯。优质且精确的习惯有什么好处呢?不是它让一切看起来井井有条,而是,它能节省做选择、做判断的精力。真正让人感觉费力的并不是做一件事本身,而是选择什么时间做、怎么做、做哪件。孩子们其实最爱固定的习惯,这种秩序感让他们觉得很安全。Anzu最近形成的很多习惯,就是在争辩过道理之后,反复落实到行动的过程中形成的。比如,外出后进家门三件事,自己把鞋脱下来摆进鞋柜、自己脱外衣交给妈妈挂好、自己洗手一并洗玩具,然后才能自由活动吃喝玩乐。她有次在路上眯了一小觉,进家门被放下的一瞬间才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类似的情景,此前的2年里,她一律会难受得哭起来,但变天使后,她直接启动习惯程序,在基本无意识的情况下,睡眼惺忪但手脚麻利地开始脱鞋。还有一个例子,我之前写过《Anzu学英文:Waiting Is Not Easy》,文中提到,她吃饭坐一会儿就要下桌,我们用量化的办法避免了讨价还价,每餐饭我倒计时20分钟,响铃后可以下桌。这个倒计时的表总共用过4次,从第4次起,孩子就再也不要求过早下桌了。

这个阶段的孩子对自己的要求有时会过于严格,要帮孩子缓解压力。孩子偶尔做得不够好时,要疏导孩子的自责。

我一度觉得,一个一个微小的好习惯会彼此促进,从四面八方对孩子产生好的作用,才蜕变出这个天使般的孩子。但我更愿意相信的是,孩子尝到了听道理和理性分析的甜头,逐渐形成了对理性思考的偏爱和习惯,这才是最重要、最长远的益处。

最后,轻松结个尾,分享一下,在可怕的两岁里,Anzu和家长的顶嘴实录英文版。

一天,我用中文热情地问她午饭想吃什么,

她应付道,“I don't care”。

一天,她爸爸想听她说一遍

One Two Buckle My Shoe,

她为了哄她爸就说了两句,其实并不想。

她爸想了个办法,自己念前半句,

看孩子会不会往下接。

Anzu接了半个单词,觉着不对劲儿了,

不耐烦地说,“I know what to do!”。

最后这句是神逻辑,

当我和她的想法不同时,

她会要求我一边敬礼一边说,

“Aye aya,Captain Anzu!”。

意思是,她是船长,我应该服从她这个船长的命令。

回应2 收藏8
7月前
I know what to do!”。
7月前
余星瑶 I know what to do!”。
嗯 语气巨不耐烦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