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泪的小S:你为什么不爱自己?
原创 , 图片8
2019-1-7 22:08

你有没有过一瞬间,觉得自己一无是处?

看着束身衣包不住的赘肉,护肤品灭不掉的皱纹;

看着熊孩子鸡飞狗跳,猪队友无所事事;

看着正被风华正茂00后PK掉的职位,被后浪拍死在沙滩上的业绩;

让人忍不住想爆粗口:嚓,老娘到底活成了个什么鬼?!


前几天,《小姐姐的花店》开播。

初看时觉得欢乐闹腾——异国之旅,浪漫国度,鲜花着锦,擅长调动气氛的小S,开朗大气的宋佳,每个人、每一秒钟都带着笑意。

而某天,在伴着红酒的深夜,两个女人互诉衷肠之时,听到宋佳对小S说:“我觉得你一点都不爱自己。”


短暂沉默后,小S流泪:

“其实我对自己真的很没有自信,到底我会什么啊?”

宋佳说:“你会主持啊。”

那个曾在主持台上灿烂飞扬的小S竟然说:“我一点都不觉得我会主持。”


电视制作人詹仁雄曾评价小S:

“在节目里,她坐过马英九的大腿,剪过费翔的胸毛,关怀过李敖的前列腺和连战的内裤颜色,创造了‘新鲜肉体’等广为流传的词,并在电视里暴露对美女的刻薄,对猛男的贪图,那肆意于雄性肌肉的上下其手,不正是她代表东方女性出一口怨气的方式?这数十年甚至百年的伪装与允许,只有男人可以做的事,小S大刺刺地干给你们看。”

可就是这个曾经如此生猛的小S,在深夜里,觉得自己一无是处。

她承认有一段时间,每天和老公一起早餐都会忐忑:

“如果哪一天报纸娱乐版又出现我飞扑男明星的新闻,我都会偷瞄他的反应,如果他看一下就翻过去,我的心就会放下来。”

采访中,小S还说,最近两年,她最有成就感的事之一,是终于在丈夫掌控的家庭空间设计中,为自己谋得了一张梦寐以求的木质餐桌。

小S的老公喜爱豪华现代感设计,整栋屋子,从大到小,从粗到细,小S难以接受,却一直包容。直到很久以后她才爆发了一次:

“我真的心已经断了好几次,到婚姻的中间我想说算了,我包容已经很够了,我也要把自己的声音大声地讲出来,我就和老公说,我真的觉得这个家我会待不住,我只需要你给我一个木餐桌,让我妈妈来的时候,有地方做,有包包可以放。”

她说,那张木桌,是康熙节目停了之后,她人生中很大的安慰。


范晓萱曾说,私下里的小S其实胆子很小,爱穿着睡衣和拖鞋溜达。可她毕竟是公众人物啊,还是要做到大众期望的样子,比如:

性感女主持

时尚美辣妈

贤惠豪门妻

看起来活得热气腾腾、很爱自己的小S,原来并非如此。


02

小S因“不爱自己”掩面而泣,看得人心有戚戚。

不爱自己的又何止她一个呢?

2018年,据说是中年妇女最丧的一年。

这一年,几乎所有的新生名词,都见证着中年女人的艰苦卓绝。


从丧偶式育儿到诈尸式育儿,不变的,依旧是当妈的一个人跋山涉水打怪升级;

从职场性别歧视到全职妈妈被鄙视,不变的,依旧是当妈的一个人撑起家里大半个天。

全职带娃对不起辛苦赚钱的老公,出门工作对不起丢给老人的孩子,上班请假对不起食君之禄的老板。

唯独,顾不上考虑是否对得起自己。

《巨流河》里有一幕,齐邦媛教授写自己在生育期间读博士,把被单系在电风扇挂钩上,做成简易吊床,婴儿放在吊床上,齐邦媛边背功课,边晃吊床,有时候背着功课,自己跟孩子一起睡着了。


多么励志,又多么辛酸。

人生当然需要努力与奋斗,更需要关爱与温暖,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女人们,背腹受敌,一边抵御随时把前浪拍死在沙滩上的后浪,一边回家给孩子辅导作文英语。深夜里,敷衍着完成例行公事,还要记得早起敷面膜露个笑脸,防止男人在外被乱花渐欲迷了眼。

进一寸,似乎并没有进一寸的欢喜。

退一步,却有退一步的深渊。

做越多,错越多,被批判得越多;为他人考虑越多,越成了为别人而活,一寸寸,以“丢弃自己”为最终代价。

亦舒曾说:“当我四十岁的时候,身体健康,略有积蓄,丈夫体贴,孩子听话,有一份真正喜欢的工作,这就是成功,不必成名,也不必发财。”


年轻时对这种中规中矩的俗世幸福嗤之以鼻,兵荒马乱到如今才发觉,这才是最难抵达的彼岸。


03

最近蔡依林出了一张专辑《怪美的》。

MV里,有一个审判者,很多被审判者,全是她自己扮演的。“罪名”是她曾经的各种争议:

肥胖

审美差

长相不美

整容风波

当年被批判的小肚腩照片,被取笑是卫生巾一样的礼服,被diss的香肠嘴,蔡依林一样一样全部展现在MV里。

当年她就这样被这些质疑摧残着,疯狂追求外界的肯定,不断逼迫自己满足大众标准,一次次陷入恐惧和不安里。

40岁这年,她终于与自己和解。

在MV里亲手把过去那个活在别人标准里的自己,炸成烟花,最后,被审判者和审判官欢喜拥抱。

曾经,她唱:“爱漂亮没有终点,塑造完美的境界,人不爱美天诛地灭。”

现在,她终明白,世间并无完美,努力固然是对的,但标准从来只在自己手中。

当我看到,40岁的小S鼓励自己:“以后不要再去打那个玻尿酸,脸真的会很僵。”快40岁的宋佳哈哈笑:“我最喜欢我的法令纹”时,感慨万千。


千人有千般活法。

我不想评判小S的婚姻,也不愿妄议她的选择。

同为中年,行至此处,总是肯对他人、对生活有更深的包容和更多的悲悯。

我对她更多的是心疼。

越是看过她彼时的生龙活虎精灵鬼马,越心疼她此刻的自卑脆弱孤独落寞。

谁不曾质疑自己一无是处。

谁不曾觉得自己一无所有。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茧要破。

她的深夜痛哭,她的自我剖解,也意味着,她在破茧的过程里。

卸下防御,拆掉伪装,不再咬牙切齿强调“老公多爱我”,不再故作无谓强装快乐。敢正视自卑,敢坦露无奈,这也是了不起的成长啊。

每个女人终会面对年华老去,也难保不经历事业下坡,但爱自己这件事,无关一切,只有一个前提:对自己的全然接纳。

若无接纳,便是多少衣服包包都填不平的沟壑。

若无和解,便是堆金积玉纸醉金迷也通不过的天堑。

胖瘦美丑,贫穷富有,当一个拥有了对自己的接纳,便能够建立一个核心自我,相信自己能够去爱,也相自己值得被爱。

这,大抵是多数女人都要走的一条路吧——

人生上半场,与自己死磕。

人生下半场,与自己讲和。



首发:桃花马上石榴裙

作者:李爱玲,gloria


回应 收藏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