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杂想:比距离更不可逾越的隔绝
原创
2018-8-20 12:14

一条银河,牛朗织女两相望。然而即便是16光年的距离,也不能阻挡七夕相聚。有缘千里来相会,距离其实并不是问题。在浩瀚的宇宙中,却有着无数远比距离更加可怕更加不可逾越的隔绝。

时间隔绝。你我同在一个地方,然而你却早我以前年。任凭我怎么追赶,你我之间却永远相隔千年。我只能看着你的遗物,听着别人说你过去的故事。我对你如此思念,却永远无法当年向你陈说,也无法通过信使传达。唯一的直接沟通,只能是早先的你单向给我留下些什么,还要期盼岁月不要将这些痕迹抹平。

尺度隔绝。在热力学第二定律的控制下,宇宙朝着高混乱高熵值前进,然而局部却会产生局部低熵即生命现象。地球上的众多生物是生命,组织有序的银河系同样也是生命,有着生老病死的过程。难道如此大的尺度差异,也会产生思念与感情吗?会的。人类对宇宙秩序背后规律的苦苦追求,对人生意义的苦苦思考,都是在无法与天文尺度生命直接沟通下的无奈选择。我们太想知道你的真实面容,太想知道你的真实目的,然而天道轮回,从来不理睬我们,正如同我们不会试图去与我们体内的微生物直接沟通。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正如同我们只把细菌微生物看作实验对象而非沟通倾诉对象。在原子里的电子上,也许也孕育着生命和文明,但他们也许注定无法突破尺度,跟我们正面对撞。

速度隔绝。昆虫眼中的世界,时间流逝与我们大不相同。我们觉得大多数昆虫从春到秋,就活半年,寿命太短。然而昆虫觉得,自己在春天宇宙萌发时出生,到秋天宇宙衰老时死亡,这一生过得漫长而充实。也有偶尔度过冬天的昆虫,它们觉得自己经历了宇宙轮回,正如同陆压道人经历了十几次宇宙毁灭。在昆虫的眼里,人类的速度慢的如同乌龟,所以苍蝇能够轻松的躲过拍打,蚊子能在雨中飞行而不沾雨水。与昆虫相反,有的生物比我们过的慢。在乌龟眼里,自己行走速度正常,反倒是人类来去如风。在我们看来,植物是不动的,而摄影机拍摄的植物生长过程,快速播放下,植物向阳生长犹如动物一样灵巧自如。在植物的眼里,人类就是些快如闪电的存在,恍如鬼影,不可捉摸,如果植物有灵性的话,也许根本就意识不到人类这种智慧生物的存在。虽然在同一个地方,同一个时间,同样的尺度,你我却被速度隔绝,你是小李飞刀,你的思维动作语言太快,我无法跟上你的速度与你沟通。我只说一句话,也许你就已经走过了整整一生。你的一生,也许就是几百亿年,从宇宙诞生到灭亡,在你眼里星系在眼花缭乱的飞速旋转碰撞演变,我一百年的生命,在你眼里只不过不是微不足道的以微秒,我一生的思考,一生的呐喊,都淹没在无尽的时间长河中。

恋爱中的人们,看过以上三种隔绝后,你们还会觉得距离是阻隔在你们之间的最大障碍吗?

归巢鸟文

回应 收藏1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