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人爆棚的界限感是从哪来的?去了一趟德国人家里我有了答案
转载 , 图片2
2018-5-7 22:13

“你怎么还不结婚啊?过了三十就成剩女了!”

“你怎么还不生孩子啊?早生早解脱!”

“你为什么不生二胎啊?我跟你说现在不生以后会后悔的!”

“你为什么不让孩子吃糖啊?吃一点又不会死,来来来,宝宝,阿姨给你吃!吃一点没事!你不让孩子吃就是不给我面子!”

“这个玩具我宝宝喜欢,给我们玩一下吧!送给我们吧!我下次给你买个别的...”

“今天我请你吃饭。”“呃,我今天很累了,改天好吗?”“请你吃饭你还累?快点下来,我已经在你家楼下了...”

生活中我们是不是经常被上面所描述的画面所困扰?被插手私生活、说出了拒绝对方却不听、被强迫做某事...其实这些行为都可以概括为:对他人个人空间的侵犯(violating the others' personal space),本质是缺乏边界意识,缺乏对个人空间的尊重。当然,这里的空间,既指物理空间,也指抽象空间。

我曾经写过我的德国婆婆,很多评论说“非常喜欢这样界限感爆棚的婆婆”,而很多妈妈抱怨的婆媳矛盾,其实多是由于婆婆缺乏界限感,越界干涉媳妇和儿子的生活造成的。

可以想象,如果大家的界限感强一点,个人空间得到更多尊重,很多不爽和矛盾都可以避免。

那么,德国人身上强烈的界限感是如何形成的呢?我从德国父母的教育方式上看到了答案。

有一次,我和悠悠去参加一个孩子的生日派对。家长们围坐在桌边吃蛋糕聊天,孩子们在屋里玩耍。一个三岁的男孩拿了茶几上放着的一袋巧克力正要打开吃,他忙着聊天的妈妈马上隔空喊过去:“Oliver,你有没有问一问Melanie(房子的女主人)你能不能吃?请你先问一下,经过允许再吃别人的东西。” 

其实,放在茶几上的巧克力谁都知道是给孩子们准备的,但好习惯的养成需要我们去不断提醒孩子。

两岁的Renee到我们家来做客,她想玩一玩她够不着的东西,去找她妈妈帮忙拿,她的妈妈回答:“这是悠悠的家,你要问悠悠的妈妈你可不可以玩,她同意了你才能玩。”

在孩子触碰别人的“空间”时,不管大事小事,德国人都会随时督促孩子先询问别人的意见,并且是让孩子亲自问,而不是家长代问(孩子会说话的情况下;若孩子还不会说话,那需要家长示范给孩子看)。

前段时间有位读者留言问到如何设置规则的问题:

“两岁宝宝去别人家做客时,喜欢翻抽屉玩。平时在家我是允许宝宝翻抽屉的,这是很正常的探索行为。但是到了别人家,我觉得翻抽屉的行为不太礼貌,可是主人又说可以翻。我到底该不该管呢?管的话怕阻碍了宝宝的正常探索,不管又怕他养成在别人家翻抽屉的坏习惯。”

这个问题我觉得与该不该允许孩子翻别人家的抽屉无关,其根本在于教会孩子在动别人的东西之前先问一问东西的主人:“我可以吗?”——即给孩子树立边界意识。

如果主人说可以,那孩子就可以翻。主人说不行,那也要接受别人的拒绝。而且,每一次翻之前都要问。

这个抽屉翻完了,想翻下一个,请教孩子先问一问“我可以吗?”

下次到同一个人家里做客,依然需要先询问,说不定抽屉里放的东西变了,主人改变主意了呢?

去另一个人家里做客,当然也要先询问,因为每个人的家规是不同的。

询问是尊重别人空间的表现,不过这只是第一步。

第二步则是要让孩子从小明白,别人的空间别人有做主的权利,而我们需要做的,是尊重别人空间和权利内的决定,不管答案是Yes还是No。

Lina到我们家来做客,一开始两孩子在儿童房玩得很开心,玩着玩着她们跑到了主卧室,在我的大床上跳起来。德国人不喜欢别人进入他们的主卧,所以Lina的妈妈马上阻止:“Lina,不能在床上跳,快下来。” 

我告诉Lina的妈妈孩子们可以跳,我不介意。

Lina妈妈表示,在他们家客人的孩子是不被允许进入主卧的,不过既然我允许,她也就放心地不再阻止Lina。

热情的Renee(女孩)每次一见到悠悠就又亲又抱,而悠悠却不喜欢与别人有身体接触,我看到Renee抱着悠悠亲的画面心都被萌化了,不太好意思拒绝(哎)。

还好Renee的妈妈界限感强,马上阻止自己的孩子:“Renee,我知道你喜欢悠悠,可是悠悠不喜欢被人亲,不是每个孩子都像你一样喜欢又亲又抱的,你看悠悠都在回避你了,快点放开悠悠。” 说着就把Renee抱开了。

是的,哪怕孩子的动机是好的,也要教TA不能随意侵犯别人的空间。

孩子不是我们的私人物品,孩子有孩子的权利和属于TA自己的空间,父母不能随便越界替孩子做决定。

Fritz到我们家来玩,他妈妈给他换尿布,悠悠跑过去想看,Fritz的妈妈马上对悠悠说:“那你问一问Fritz愿不愿意让你看。” 

大人不替孩子问,也不替孩子答,训练孩子做他们该做的事,该做的决定。

悠悠在Gulie家玩,临走前想把之前玩过家家时戴在脖子上的项链借回家,德国妈妈见状说:“那你问一下Gulie吧,这是Gulie的项链,看她愿不愿意。”

悠悠问了,Gulie说不行,她妈妈劝了一下孩子,若孩子不愿意分享,德国妈妈也不强迫,无奈地对悠悠说:“Gulie不愿意啊,要不你下次再来玩?”

孩子过生日该邀请哪些小伙伴,德国人说应该由孩子做主。当我为了“上次邀请过我们的人一定要回请吗?”的问题而困扰时,德国人说:“不用啊,尊重孩子的意愿,孩子如果不想请,那就不请...是孩子过生日,又不是你过生日。”

原来,界限感爆棚的德国大人,是用这种方式从小教育出来的啊。

他们在给别人孩子吃东西前,一定会先问孩子父母:“我可以给TA吃这个吗?” (Darf ich ihm das geben? )

就连为别人提供帮助之前,都要先礼貌地问一句:“我可以帮助你吗?(Darf ich ihnen helfen?)”

同事在我的桌上给我讲解时,想要用笔画个示意图,不是随手抓起手旁的笔,而是先我问一句:“我可以用你的笔吗?” (Darf ich das benutzen?)搞得我都觉得他是在小题大做...

罗马从来不是一天建成的。只有父母在孩子小的时候一次次提醒,一次次引导,这种尊重别人空间的习惯才会最终变成骨子里的边界意识,从而反映在生活的一言一行中!

来源:德国育儿研究

回应7 收藏14
13天前
真有道理,我们只能做到一点点
12天前
有道理,学习学习
12天前
这还是需要一个共同的认知啊,国人大部分都太没有界限感了
12天前
宝爸宝妈一代都有不自觉的人,更何况爷爷奶奶辈。
12天前
有时候不太容易做到,大环境影响下。自己也学着努力去做吧
12天前
受用
12天前
非常有用,我们小时候差不多是这样的,可是长大了别人不这样,慢慢的又倒回去了。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