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王思聪」拍了部新片,刷新了定格动画的高度
转载 , 图片42
2016-12-4 15:52

这几年,定格动画层出不穷。


比如把我感动到飙泪的《玛丽与马克思》;



韦斯·安德森的《了不起的狐狸爸爸》。



还有提名了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的《失常》。



今年,有一部定格动画的出现再次刷新了的认知。


它被誉为「史上最难度最高」的定格动画——


《久保与二弦琴》



影片在美国与《自杀小队》、《谍影重重5》同时上映,但没料到,它竟然在口碑上成了最大的赢家。


《滚石》杂志评价它:


在看了一个夏天的超级英雄、超级恶棍后,现在终于有一部电影能够真正让观众着迷。


烂番茄新鲜度97%



MTC网站评分高达84



在豆瓣上,它也有不俗的成绩,8.0分。



网友@旺财博士称它为“本年度最大的观影惊喜”。


期待了它很久,直到最近终于出了支援。


故事的背景发生在古代日本。


虽然这是一部美国动画,但它却很好的融合了东方文化。


无论是布景。



还是人物。



主角便是这位长得不怎么帅气的男孩子久保。



他的母亲是月神的女儿。


因为违背父命,爱上了久保的父亲,遭到了家人的追杀。



久保的父亲为了保护他们而牺牲;


久保也失去了一只眼睛。



平时,久保只能靠头发来遮挡失去的眼睛。


在这之后,久保的母亲开始精神失常,时而清醒,时而迷糊。



于是,年纪轻轻的久保,担负起了照顾母亲的责任。


白天,他就在小镇集市上卖艺赚钱,一边弹琴,一边讲故事。



他有一项特殊的技能,只要一弹琴,纸片就能随之变幻模样。



因此,他成了小镇上最受欢迎的孩子,所有人都喜欢听他讲故事。


可惜的是。


每次故事还没讲完,天就黑了,他必须听母亲的命令,在天黑前回到她身边。



那天,正值日本的盂兰盆节。


传说只要在这天晚上点亮一盏灯,就能见到已故的亲人。



思念父亲的久保,第一次没有听从母亲,留在了小镇上。


可是他见到的不是父亲,而是前来取他另一只眼睛的反派。


这个反派不是别人,正是久保母亲的亲姐妹。



在这场打斗中,母亲遇难,久保只能一个人逃生。


他必须找到父亲生前的三个武器:不摧之剑、不破盔甲和无懈头盔。


才能保护自己。



一路上,陪在他身边的只有一只雪山猴,和一只蟑螂。



好吧,其实不是蟑螂,是甲虫。


雪山猴精明稳重,万事以保护久保为第一。



而甲虫则迷迷糊糊,也因此闹出了不少笑料。



故事本身有些俗套,并不十分出彩。


但它背后的技术,令人叫绝。


前面提到过,这是一部定格动画。


而它背后的公司,正是美国大名鼎鼎的莱卡工作室。


它从成立到现在,一直坚持做定格动画。


由它制作的《鬼妈妈》是有史以来第一部3D格式的定格动画电影。



不仅在全球获得了将近1.25亿的票房,还在当年提名了包括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在内的多个大奖。


看过《鬼妈妈》的人,一定对它的风格十分熟悉。


哥特、黑暗、诡异……



没错,《鬼妈妈》的制片人便是蒂姆·波顿。



除了这一部,蒂姆·波顿的另一部电影《僵尸新娘》,也是由莱卡工作室制作的。



这个工作室的CEO叫特拉维斯·奈特。



名字陌生不要紧,他被称为美国的“王思聪”。


因为他的爸爸菲尔·奈特是耐克公司的创始人。


作为一名富二代,他没有坐享其成,反而投入了定格动画如此耗费时间精力的工作上。


同时,他也是本片的导演。


为了制作《久保与二弦琴》,莱卡工作室花费了整整五年的时间。



影片中,除了一些背景采用的是电脑特效外,所有人物都是幕后工作人员呕心沥血的结晶。


那只骷髅,是目前为止最大的定格动画木偶,高达7.62米。



而且,电影中还有大量的打斗镜头。


整部电影看下来,给最大的感受就是,人物行为非常流畅,丝毫看不出这是一部定格动画。



除了强大的技术光环加持,本片的配音阵容也相当强大。


为男主角久保配音的是阿特·帕金森。



他在《权力的游戏》里饰演史塔克家族最小的儿子。



不过在最新的一季中,已经顺利的领了便当。


为甲虫配音的,是影帝马修·麦康纳。



他的电影《星际穿越》、《达斯拉斯买家俱乐部》、《污泥》等都是奥斯卡的宠儿。


而由他主演的电视剧《真探》让他获得了金球奖电视类最佳男主角的提名。


片中的时刻带着艺妓面具的反派,由鲁妮·玛拉配音。



继《龙纹身的女孩》后,妹子已经在酷炫狂霸拽的路上越走越high了。



最让惊喜的还是久保母亲的配音演员——


塞隆女王!



她在《疯狂的麦克斯4》中的造型简直帅炸了。



这部电影虽然风格很哥特,但它却有十分温暖的内核。


电影的前半段,我们都觉得久保是一个没人疼没人爱的可怜虫。


父母双亡,剩下唯一的家人,要对他赶尽杀绝。



他迷茫的寻找着保护自己的利器,小小的身影坚决而又孤独。



从有记忆开始,他就未曾感受过「家」的温暖。


但在电影的后半段我们才得知。


原来,雪山猴是她母亲耗费了最后的生命幻化而成的。



而那只鲁莽的甲虫,便是他的父亲,只不过他已经失去了所有记忆。



影片中,久保弹的是三弦琴,而片名中的二弦琴,就是指代他的父母。



其实,他从未孤单,每个家人都以自己的方式默默陪在他身边。


能感知爱,是一件多幸福的事。


来源:独立鱼电影

回应1 收藏7
1年前
我没有被电影背后的技术高超而发出感叹,而是被电影的故事情节打动鼻酸。试想如果我的孩子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他会很好的照顾自己和妈妈吗?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