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读史这件小事
原创
2019-1-14 23:39

看到小花生置顶有个历史启蒙的话题,颇感兴趣,在此讨论一下。不涉及任何书单和启蒙资源,只是分享个人经历,聊聊读史这件事。


历史的魅力


对很多人来说,历史类书籍可以说是学业书籍以外的一大阅读爱好,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份兴趣也不会削弱。记得有份统计数据,《明朝那些事儿》一直占据各大高校借阅榜的top3,在我上学那会图书馆常年断货。


历史的魅力在哪里?我不是历史专业科班,只是以读者的角度作一下总结:少年读故事,中年读人性,晚年读规律——我们一直从历史里汲取养分。除了通史和简明史,历史类的书籍以后来者的视角,回溯历朝历代顶级人物的故事和时代变迁,惊心动魄而又闪烁着智慧的光芒,和正义的力量。


小学二年级的寒假,在逛书店的时候我偶然翻到一本《图说中国历史》,便一发不可收拾,凑零花钱购买了全套。用今天的眼光看,这套书的印刷和插图都比较粗糙,但它以清晰的脉络串联起朝代的变迁,过渡自然顺畅,以故事的形式而不是泛泛而谈展现了人物鲜活的个性,插图的服饰、武器也非常贴近时代的特征,动作表情刻画到位——毕竟那时识字还不全,阅读还需要插图辅助。那个寒假,我基本都泡在这套丛书里。


每次聊到阅读,我都会想起这段往事;也让我反思,为什么孩子,尤其男孩,大都爱读历史。


我的感觉是,对孩子来说,他已经分辨好与坏,建立起初步的是非观,但生活学习的环境相对单纯,他对是非的判断仍然是朴素的。而史书里的人物,被刻画的不是大忠就是大恶,不是大智就是大愚,这种强烈的反差和相互的斗争,吸引着孩子一直追溯情节,自然而然地穿过一个又一个朝代。


对于入门的小读者而言,他关心的可能并非历史本身,历史只是提供了一个舞台和主线,朝代只是一个舞台背景,六部军机处只是一个场景,文臣武将一干演员,让孩子观看了一场权力、人性和智慧的精彩大戏。孩子对人物本身的熟悉和关注,甚于政治和时代背景,而历史知识的获取只是戏剧的副产品。


入门的形式和内容并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在阅读的过程中爱上历史,爱上阅读,并籍此帮助孩子建立价值观和积极的史观。在漫长的探索中,孩子渐渐会发现人性的复杂,并非如最初看到的那样非善即恶,历史也并非只有战争和斗争,还有更多的荒谬甚至残酷,但这都是后话。先爱上读史,才能继续后面的阅读和探索。


历史与城市


每座城市,在历史长河的浸染中或多或少都打上时代印记。不论是六朝古都还是运河名城,单论自然风光,跟名山大河是无法相提并论的;名城的独特魅力,在历史的沉淀和人文积累。


读完丛书的那年暑假,我第一次去北京。感谢那个年代,没有黄金周也没有高铁,彼时的帝都空旷却处处显现着气象万千的大气。


出租车穿行在宽阔的道路,一座座古老的城门在射灯的照射下高大而庄重肃穆。史书里的记忆片段一下鲜活起来,比如,德胜门与北京保卫战,于谦的故事。故宫和天坛则是另一种震撼,没有今天这样人流汹涌,瘦小的身躯仰望太和殿和祈年殿,台阶中央精美的盘龙浮雕暗示着封建皇权的至高无上。明末三大案,以及各种早朝、廷争的插画,在逛宫殿的时候不由就会浮入脑海。


出于对明史的兴趣,我们逛了明皇蜡像馆、十三陵,史书插图的人物、场景和年号像电影片段一样从眼前缓缓流过。八达岭长城在残阳如血里蜿蜒连绵,我们独占空荡荡的烽火台玩游戏,只是当时,我怎么也无法把脚下的地方与“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联系起来。


北京之行后,这些历史的印记和景观牢牢刻在我脑海里。史书验证的真实感,与阅读相互佐证的成就感,无疑更加激发对读史的热情。这是与课程学习完全不相同的热情,而是一种纯粹的兴趣,去了解和探究被岁月湮没的神秘。


如果没有历史加成,自然风光也会失色许多。玩大西北的时候,列车经过祁连大草原,山丹军马场水草肥美,健硕的骏马悠闲地休养吃草,远处的祁连山脉山顶云雾缭绕,白雪皑皑。除了赞叹,我们会想到什么?


杨广、卫青、霍去病,这些熟悉的名字都曾与河西走廊的这片土地紧密相连,“断匈奴之臂,张中国之掖”。没有这些故事的加成,再美的景观看久也会乏味,孩子的旅行是不是也少了许多话题和乐趣?类似,这两天热议的《祭侄文稿》,背后也是颜家在安史之乱中一门忠烈的悲壮。


历史,不仅是故纸堆,它曾经深刻地塑造我们所生活的、所访问的地方的人文性格和建筑风貌。它从不孤单,在我们阅读的文学和诗词,欣赏的艺术与戏剧,地理与科技中处处相连。每一门学科本身,就是一段不断演进的精彩历史。


读史与思辨


历史的有趣之处,在于它的结果已经决定,但根源却可以众说纷纭,百家争鸣。很多史学家穷尽一生的精力,搜寻资料、辩论、研讨,仅仅为了还原事实的真相。这是不是培养思辨性思维的利器?


在成长的过程中,慢慢地我们不再满足于读故事、分辨善恶,开始总结规律、寻找内因。对大多数人而言,读史只是一种爱好而非专业,我们需要的并不真的是结论——历史的疑案,已有主流的公论,但人性和社会的复杂,也注定了无法盖棺定论。所以,读史更难得的是追求真相中旁征博引、引经据典和独立思考的过程,这样的治学才酣畅淋漓。


去年的一则新闻,淮安的小学生在读《西游记》的时候,发现西域的菜单都是淮扬菜的素材。这种阅读态度真的令人赞叹,几百年来从未有学者指出这个bug。读史亦然,我们积累的不仅是知识储备,也是锻造这种批判性的思维。


每年都会被法国哲学命题似的作文题刷屏,遗憾的是,我们对这种思辨性的命题越来越视而不见。我们的历史提供了足够的素材来反思,却被割裂在单门学科的领域里蒙尘。


读懂历史,才能更好理解现在,直面未来。


回应 收藏13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