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教育 | 你焦虑了吗?
原创 , 图片8
2018-10-12 10:00

这是我工作的第四年。办公室同事的孩子大部分都上了小学和初中甚至高中,跟他们聊天过程中得知,郑州一些重点小学的班额居然有八九十人。几乎从幼儿园开始,家长为了孩子上个好点儿的学校,展开各种实力比拼。



幼儿园的孩子开始学习拼音、汉字、算术以及国学,几乎每个幼儿园都有“幼小衔接”班,让孩子学习文化知识。在教育资源分布不均衡的情况下,“学区房”高烧不退,各种英语、奥数培训班遍地开花,已经成为普遍现象。“小升初学奥数,初升高学高数”,幼儿园“小学化”,小学“初中化”。这些话虽有些夸张,但可以看出,孩子自上学开始,就被繁重的学业压得喘不过气来,家长们的焦虑可见一般。



这些现象背后的问题在哪里?


从大的环境来说,在权利集中和资源垄断。我们的办学权、教育权、包括教育的话语权是高度集中的;教育资源大部分控制在政府手里,是垄断式的管理。一旦这个权利发生异化,就很难自我解决。比如6岁入学是义务教育法的规定,但是郑州调整为6岁4个月,虽然可能出于考虑平衡适龄入学人口和公共教育资源承载力,但这种做法实在是会让一部分适龄儿童孩子被拒之门外,让一部分家长颇感无奈。


尽管大环境对个人办学并不友好,但是仍然有一些人,带着对教育的热忱,对孩子的责任心,积极探索,最终形成了一套独具特色的办学理念,从实践效果看,也是很不错的。


比如,创办北京“日日新学堂”的张冬青和王晓峰夫妇。2006年9月,北京市昌平区回龙观地区,几位志同道合的家长为了解决自己孩子上小学的问题,联合创办了“日日新学堂”。


(日日新学堂的创始人王晓峰、张冬青夫妇和他们的两个女儿)


日日新学堂坐落在小沙河村村头的一栋风格迥异的西式建筑内,从2006年办学伊始到现在,日日新学堂已走过了12年时间,它的发展规模超过了张冬青的预期。从最初的6名学生到现在已有260名学生,涵盖幼儿园、小学、初中。


我实地考察过这个学堂,印象非常深刻。学校在北京昌平郊区,建在一个果园里边。校舍是伸展式平房,只有一层,与自然环境完全融为一体,孩子走出教室直接到达户外嬉戏玩耍。日日新学堂的定位是“家长互助式新学堂”。经过多年的教育实践,日日新学堂已经摸索出了自己的教育理念:自然而然的教育。在自然而然的教育理念中,孩子是一颗种子,孩子并不是教育的对象,他们有着天然的成长欲望和能力。教育的使命是信任和尊重孩子,让孩子健康地成长。


(日日新学堂的校园)


日日新学堂这种办学形式,有点类似美国的“家庭式学校”(home school)。所谓“家庭式学校”,就是在社区内,一些家庭自由组织起来,由父母充任教师,在家中自主安排子女学习这样一种个性化的教育方式。


在美国有50个以上的州立法允许这种学校生存,全美国已经有超过200万的学龄儿童选择这样的教育,而且每年还在增长。经过比较,从“家庭式学校”毕业的孩子,不论是看SAT(相当于美国高考)的成绩,还是看被常春藤联盟大学的录取率,都比一般的公立学校和私立学校毕业的孩子好一些。



这种home school的教育模式和教育理念给我很大的启发。传统的教育总是规定好一个框架,你按照规定的路线走,得到正确的答案,你就是成功的好学生,你就是优秀的学生家长。


而现在,我们小学里七八十人的大课堂就是传统教育的典型代表。老师不可能照顾到每一个孩子,孩子的个性无法展现出来,无法因材施教,学生就像流水线的产品被一批一批制造出来。造成的结果是,孩子的想象力过早僵化,天然的好奇心逐渐消褪,求知欲和学习的兴趣慢慢丧失。孩子很痛苦,家长很无奈。


如果我们能换一种方式,以激发孩子的好奇心和求知欲作为教育手段,尊重和信任孩子。这样,孩子能在潜移默化中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形成强劲的学习动力,在学科上取得优势,不断获得正向反馈。



在这种教育氛围下,我想,无论是英语启蒙,还是各类学校教育,孩子一定会有一个美好的成长。


希望能见到越来越多这样的学校,能见到越来越多有活力、有创造力、个性鲜明的孩子们。作为家长,我们要学会“牵着蜗牛去散步”,让孩子慢慢长大。


(全文完)

回应 收藏
发布
本文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作者保留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