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温了,这个导演却总能用他的方式,让我们的心暖起来
转载 , 图片19
2016-11-3 21:19


2011年的一天,日本九州,鹿儿岛。樱岛火山又喷烟了,今年它喷了800多次烟,整座城市都弥漫着火山灰。 小学生航一,跟妈妈搬回鹿儿岛才半年,他就受够了这坑爹的火山灰。他一边嘀咕着“烦死了”,一边用抹布擦拭着书包、书桌和地板…


半年前,航一和爸爸、妈妈、弟弟生活在大阪。 但是父母离异,航一跟着妈妈搬到了鹿儿岛的外公外婆家,爸爸则带着弟弟龙之介去了福冈。两个好兄弟,从此天各一方。


从右往左:爸爸、航一、妈妈、龙之介


有时候,航一更希望樱岛火山喷发,摧毁整个鹿儿岛。那样,一家四口就能回大阪一起生活了。


航一把他的愿望画了下来


有一天,航一在学校听到一个神秘的传闻:九州新干线即将开通,第一趟从鹿儿岛发出的“樱”列车,将与“燕”列车相会。在两车交汇的一瞬间许愿,奇迹就会降临。 为了家人团聚,航一决定与弟弟一起踏上寻找奇迹的旅程。航一从鹿儿岛出发,龙之介从福冈出发,开始了他们的冒险。


[是枝裕和]作品:《奇迹》


这是我第三次介绍是枝裕和导演的作品,果然是真爱啊!(后台搜索关键词“是枝裕和”可获得《步履不停》和《海街日记》的推送)这部《奇迹》,是日本新干线给是枝裕和导演的命题作文,是为了纪念九州新干线开通的主题电影。 我原以为,这是一部有商业动机的“广告电影”,但是,是枝裕和仍然用他“温柔的子弹”击中了我们的内心。


航一和龙之介,两位男主角,由“前田兄弟”出演。两个小家伙展示了惊人的才华,获得高崎电影节最佳新人男演员奖。 是枝裕和说:我一下子被他们的能力给震住了,与他们的相遇让我立马决定了电影的世界观,以及叙事风格…


为了给这两个小家伙配戏,是枝裕和启用了逆天的配角阵容:阿部宽、长泽雅美、原田芳雄、树木希林、小田切让…有兴趣的读者可以百度一下,随便哪个都是演技派大牌。 导演说:配角都是大牌演员,一开始我担心他们会不高兴。但是,树木希林女士对我说“我们这些演员只是陪衬角色,这点我们都很明白,您放心拍摄吧”。我当时真的觉得很幸福。

树木希林:日本著名女演员,2008年被授于『紫绶褒章』,紫绶褒章是日本政府所颁发的奖章之一,授予学术、艺术领域中有卓越贡献的人。


是枝裕和,大概是小津安二郎之后最细腻的亚洲导演。他的电影里,没有激烈的矛盾冲突,没有正派反派,没有夸张的剧情反转,只有庸常的生活。 如果你愿意心平气和的呆上两个钟头,慢慢的走进是枝裕和的故事,他就会给你一个温暖的世界。

两位认真拍电影的导演:[是枝裕和]与[贾樟柯]


在《奇迹》中,没有一个烦人的“负面人物”。航一的班主任,是一个满脸胡子的威严的老男人。他每每站在讲台上都要用锐利的眼睛巡视一番,让同学们心惊胆战。 有一天,他布置功课:大家回家问问爸爸做的是什么工作,这就是今天的作业。 有同学提问:没有爸爸的同学怎么办?老师说:谁没有爸爸?航一说:有倒是有,可现在不住在一起… 课后,老师用力的按住航一的肩膀,脸上的表情既难过又有几分感同身受:其实,老师也没有爸爸。打起精神来!随时都可以找我谈谈。

[阿部宽]饰演的班主任

威严的面孔后面,有一颗温柔的心


曾几何时,航一的外公,在鹿儿岛颇有也名声,他做的“轻羹”远近闻名。



时代变了,生活节奏越来越快,年轻人的口味越来越重,轻羹淡淡的特点不再受欢迎。就连自己的外孙,都嫌轻羹“没啥味道”。 有人劝外公做一些“改良”,比如说,新开的新干线叫“樱”,那能不能做一种樱花色的轻羹? 外公很生气:轻羹自古以来就是白色的,变了颜色还是轻羹吗?外婆说:世道艰难,你就不能妥协吗?外公说:要是这么做了,我死的时候,怎么去见田道间守大神(日本传说专职掌管“和果子”的神灵)?外婆问:那是你的女儿外孙重要,还是田道间守大神重要?外公回答:田道间守大神!

顽固又可爱的匠人,外公由[桥爪功]饰演


看了一大半,我才发现,电影中的每个人都在期待奇迹。 航一希望火山爆发,然后全家团圆;龙之介希望“窝囊废爸爸”能够梦想成真;妈妈希望有一个安稳的家庭;爸爸则一门心思搞他的地下音乐;外公希望自己的轻羹能够重获欢迎… 就连航一和龙之介的同学,有人希望能成为画家,有人希望能成为演员,有人希望自己死去的小狗复活,有人希望自己能成为棒球明星…

外公、外婆、妈妈和航一在外公的轻羹店门口合影


为了筹集路费,他们卖掉了自己的漫画书、玩具,他们装病逃课,他们忍饥挨饿,他们踏上了寻找奇迹的旅程。 2011年3月12日,日本九州新干线,从鹿儿岛到福冈的“樱”列车启动。对于政府,对于沿线居民来说这是一件大事。而对于一群小学生来说,这是一个奇迹。


2011年3月12日清晨, “樱”和“燕”两辆列车擦身而过的几秒里。列车交汇的瞬间,影像忽然变得梦幻。 110多分钟琐碎庸常的平淡,仿佛都是为了这一刻的灿烂,有豆瓣网友如此描绘:突然世界静下来,怒放的野花,蓬勃的树苗,肩上的尘土,手里的种子。然后呼啦啦的,大家冲着呼啸的火车喊出愿望,我鼻子一下就酸了。太美好了。


奇迹并没有发生:火山没有喷发,小狗没能复活,轻羹没有变得受欢迎,航一和龙之介的父母也不会复合…奇迹又已经发生了:爸爸的乐队火了,小演员决定去东京,航一觉得轻羹很好吃… 在列车交汇的那一刻,航一沉默了,他并没有喊出自己的愿望。爸爸曾经对航一说:航一,有一天你会了解,有些东西比自己的生活更重要。比如音乐,比如世界。 航一最终没有说出“让火山爆发”的愿望,他说:比起家人,我还是选择了世界。而龙之介也并没有许下“一家团圆”的愿望,他许下的是:爸爸写出好听的歌。


兄弟俩,终于接受了父母的离异,终于接受了生活的真实。在青春列车的轰鸣声中,在列车交错的时间里,留下了航一和龙之介成长的印记。 航一对龙之介说:以后,爸爸就托付给你了。他目送着弟弟远去的身影,列车载着他们朝不同的方向驶去,兄弟此后天各一方… 破碎的家庭无法重圆,但这个世界知道了兄弟俩的心愿,或许,这就是奇迹吧!而航一终于尝出了轻羹的味道,像生活,不尽如人意,却有淡淡的幸福。



来源:奇迹


回应 收藏3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