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中国人竟然也过圣诞节?
转载 , 图片10
2016-12-24 21:49

Christmas Eve,恰逢周六,正在看文章的你有什么计划?会花心思过这个节吗?


近年来在中国颇为流行的圣诞节,一直是个不大不小的争议点——有那么多传统节日不好好过,竟然大张旗鼓地过起了“洋节”?崇洋媚外!数典忘祖!


但并不影响,每年的这两天,城市里各处都充盈着节日的欢快气氛。


孰是孰非?今天这篇文章,就聊聊中国人为什么非要过圣诞节。


作为一个本身就不太爱过节的人,我对圣诞节这种舶来的“洋节”就更加无感。去年的12月24日晚上,我不以为意,一切如常,因为其他事拦了一辆出租车出门,上车后路过热闹的商业区,司机一边吐槽过节人多导致堵车,一边对我一通“盘问”:“你不过节吗?怎么一个人出来?”“你有男朋友吗?”“有?那还不过节?这算什么男朋友……”


我有些语塞,但心下暗暗称奇:圣诞节竟然已经如此普及和深入人心,而且被司机师傅几乎等价于情人节,成了年轻情侣尤其男朋友一方的“义务”。


我虽非教徒,也无专门研究,却也非常确定,圣诞节在西方并非如此。这个漂洋过海而来的“洋节”,一定在中国发生了不小的变化,已经演变成“中国特色”的新传统佳节。


圣诞期间的北京街景


看着两旁徐徐退后的北京街道,每家商场门前都立着高大的圣诞树,挂满了缤纷的装饰品;精致的餐厅里坐得满满当当、一桌难求,电影院也大抵是如此;路边小摊突然都卖起了苹果,裹上了漂亮包装纸变身“平安果”的苹果身价翻倍——这个来自与“平安”谐音的节俗明显是中国特色的创作,但已经普及到了大江南北。节日的气氛确实浓郁。


但在一片“圣诞快乐”的祝福声中,每年在这几天也总会听到有人呼吁不应崇洋媚外、大过洋节,要重视我国传统节日和文化,甚至真有人发起抵制活动,披上汉服高举标语牌。——过洋节到底意味着什么,值得如此大动干戈?它又意味着什么,才让这么多人愿意在这一天欢庆?


某年某地“抵制圣诞”的活动


圣诞的好处就在于它自远方来


大家都知道,圣诞节是宗教性节日,所纪念的是圣子耶稣的诞生。所以按理说,这应该是属于基督教社会的节日。但如今中国人所过的圣诞节,最大的特点或许就是宗教性之弱,弱到了基本没有的地步。它成了一种相当普遍的社会流行现象,远未局限于教徒的圈子之内。


说“中国”是有些以全概偏的,细分析一下,圣诞节在中国的流行范围,主要是生活在城市、受过中高等教育的年轻人。会聚在一起过节的,一般是恋人、朋友、同学、同事……方式则是聚餐、电影、商业街、酒吧……如果要概括一下节日心态,大概就是——没想太多,玩得开心就好。——在西方,圣诞明明是一个举家团圆的节日,但到了中国,它仿佛变成了狂欢节、情人节的分身。


商场的圣诞装扮


这很好解释。宗教性,关心的人确实有限;而举家团圆的节日,中国人实在并不缺少,即将到来的春运,就将用规模巨大的年度人口迁徙再次证明这一点。中国人缺的,还就是玩玩闹闹、浪漫一晚的节日。


中国传统的节日体系,从起源上以节令为主——比如一年的伊始,四季的节气,初一、十五等特殊的日子。而其上的文化意涵,最重视的是宗族关系和家庭成员,形式则常常是祭拜祖先、合家团聚等。近现代以来多出的许多新的节日,则往往带有政治性、制度性的色彩,比如国庆节、劳动节。


祭拜祖先是多个传统节日的首要习俗


节日之所以不同于平常之日,就在于它被赋予了特殊的意义,凝聚着一时一地的特定风俗、信仰形态或生活方式。当人们的生活从传统农耕社会进入了现代城市,方方面面都发生了变化,传统节日也就显得有些遥远和“水土不服”。比如原本次要的社会关系像同学、朋友、同事在新环境中变得重要,人们很自然地就会需要可以供大家欢聚的节日,而那些有政治意义的新节日,也很难承载这样世俗化的需求。


所以圣诞节的好处就在于它的外来和陌生——没有回家团圆的义务,没有隆重高上的意义,也没有需要郑重安排的假期,有的是缤纷的装饰和欢快的音乐。年轻人可以没有负担和阻碍地将新的情感需求附着其上。就这样,原本庄重的圣诞在中国成了一个轻松的、时尚的、浪漫的节日。



这个节日,尤其属于爱情与儿童


对于情侣们来说,圣诞节是一个需要“浪漫”的节日,就像那位“盘问”我的出租车司机所认为的,如果处在恋爱关系之中,而不在这天晚上一起吃个精致的晚餐,完成一次特别的约会,就好像做错了事。


除了恋人,另一个圣诞节高需求群体是小孩子。如今城市里有小孩的家庭,以及多数幼儿园,都对圣诞节颇为重视。在淘宝上,各种价位的圣诞树、圣诞袜、圣诞装饰是这段时间的热销品,当然,还有圣诞老人的全套装扮。——细心有爱的爸爸妈妈,往往都很享受和孩子做这个圣诞老人与礼物的游戏。


淘宝上热销的圣诞树


就像刚才讲的,圣诞节是补充了传统节日所不具备的功能。而恋爱和儿童,正是最“反传统”的现代性产物。


张扬、公开地表露情爱和中国传统文化的主流是完全相悖的,直至五四新文化时期,“浪漫爱”才从西方、从文学进入了大变革时代的中国。“恋爱神圣”经由理论的洗礼,被当时的新青年们提升到了事关道德与信仰的层面。我们从古典小说里当然也读得到情爱,但只呈现为偷偷摸摸的“私情”,在五四之后,恋爱才开始在中国变得堂堂正正。


这和圣诞节有什么关系?一种节俗被广为接受,一定需要它所纪念或彰显的价值已经具备了社会情感和心理上的“合法性”。正因为人们普遍认可了“恋爱神圣”,情人节、由七夕改头换面成的“中国情人节”才会大行其道,而也因为恋爱在当今变得如此重要,才会有了情人节和中国情人节依然不够,在圣诞同样需要“浪漫”一下。



挂满装饰的圣诞树、憨态可掬在夜里悄悄送来礼物的圣诞老人,这些圣诞节日元素对于孩子来说,确实太有诱惑力了。所以父母和幼儿园,都热衷于和孩子过圣诞节——让他们开心一下,是多幸福的事!


“儿童”同样是现代性的发现。在中国传统的亲族关系与观念中,儿童并没有什么独立的位置,“养儿防老”是通行的生育观,没有什么人会像现在一样去分析儿童独特的心理和需求,用心地陪伴孩子、教育孩子。所谓儿童的纯真,以及“一切为了孩子”的“儿童中心主义”都是相当晚近的观念。


现在,从传统的观念中解放出来的孩子,在家庭和社会中都拥有了越来越高的地位。儿童的快乐和游戏得到了空前的重视,而圣诞节正是游戏性与童话性相结合的绝佳节日——一起装饰漂亮的圣诞树,还有慈祥可爱的圣诞老人在床头长袜放上礼物,多么动人啊。不用说,孩子们一定会爱它,更关键的是,家长们也乐于陪孩子一起享受这一天。



所以,透过轻飘飘的“中国特色”圣诞节,其实可以回望到一百年前,中国所经历的反抗传统、个性解放的情感伦理革命。在那之后,“浪漫爱”和“儿童”才被中国人逐渐接纳,我们也因此才会在今天看到路上你侬我侬的恋人,和欢天喜地的孩子。想一想,竟有些感动。


传统vs世俗生活的力量


在中国流行的圣诞节确实与西方传统的圣诞节大相径庭,但当代西方世界所流行的圣诞节俗,也实在没有好好地继承正统。


在全世界通行无阻的“圣诞老人”憨态可掬的形象,历史只能追溯到不到100年前。挂满装饰的圣诞树,也要在大约200年前才普遍成为庆祝圣诞节的一部分。


圣诞老人的原型是公元3-4世纪的圣尼古拉主教,大概从11世纪,他的故事在欧洲各地广为流传,而且有多种版本——但和如今的圣诞老人形象相差甚远。19世纪,这一形象在戏剧和文学中被不断戏剧化,尤其是19世纪60年代卡通制作者Thomas Nash画了一幅胖胖的、慈祥的圣诞老人作为《Harper的一周》的插图。这个圣诞老人的形象开始深深地扎根于美国人民的脑海中。随着时间的推移,圣诞老人的形象传回欧洲,传到南美洲,传遍世界各地。——是的,我们熟悉的圣诞老人,竟然来自一幅插图?!



但圣诞老人的感染力就是如此的巨大,以至于引发了教廷的恐慌。“圣诞老人代替了上帝?”这不是笑话,而是严肃的宗教问题。甚至不只是说说而已,就在65年前,1951年的圣诞节,法国第戎的大教堂广场上曾经当着数百个儿童的面,对圣诞老人“处以火刑”——焚烧了一个“圣诞老人”模型。根据当时的报道,这次行刑得到了当地教会的同意,他们判定圣诞老人是篡位者和异教徒,在圣诞节占据越来越大的位置,模糊了圣诞节原本的宗教意义。


经典美剧《老友记》里Chandler和Ross给Ben过圣诞节的一集


所以无论在中国还是在西方,被最广泛接纳和传播的节俗,都不是真正的“传统”,而是那些最符合人们当下的情感需求和生活形态的内容。当然,它们并不完美,它们体现着文化的侵入与融合,体现着资本的力量和消费主义的潮流——就像我们的生活一样。


但这个节日最动人的,难道不正是它在变化和接受中所体现出的世俗生活的力量吗?

 

Merry Christmas !


来源: 新京报书评周刊

赞1 回应2 收藏1
1年前
今天早上孩子看到圣诞礼物很喜欢 但感觉就跟他平时一样开心 有好的父母 每天都感觉是过节吧
1年前
圣诞节,给了我们一个理由在这一天忘记烦恼,所有人都happy一下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