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记得因为戴口罩而向中国道歉的外国人吗?10年后我们被打脸了
转载 , 图片78
2016-12-21 18:59


这几天,盆友圈连续被北京的好天气刷屏。放眼望去,无数高楼在一夜之间消失。大家纷纷表示,这种空气状况还能约出来的一定是生死之交!大家纷纷吐槽这可真是实打实的“喂人民服雾”啊!雾霾到底是何时从我们的生活中出现的?在老外眼中,雾霾又是怎样的一种存在?今天主页君就来带你感受一下。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一觉醒来,生活的城市不见了。


2016年16日,大范围重污染天气正进入最严重时段,今日进一步扩散至17省区市。中央气象台继续发布橙色预警,专家表示,截至19日,全国重度霾影响面积达58万平方公里,这是今年来范围最广、时间最长、强度最强的霾过程。


而石家庄PM2.5今天更是爆表破千了,这浓度大概可以嚼着吃了吧……


从2008年外国人在北京戴口罩被国人谴责,到如今中国雾霾被全球侧目,PM2.5爆表,昨日北京半数以上路人戴口罩,政府发出了红色警报。这个一二十年后知后觉的过程难道不值得决策者、官员和全体国民反思吗?这难道仅仅是哪一个人的责任吗?是什么使得中国人如此后知后觉,直到难以呼吸才想起来红色警报呢?



2003年以前,没有人有关于雾霾的印象,因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沙尘暴吸引了。说起帝都北京,就是满脸满嘴的沙子。



2004年,美国NASA在中国上空监测到了一片“褐色的云”,并在向其他国家扩散。然而此时中国人民还根本没听说过雾霾这个词。



2005年,国内媒体报道里开始出现“雾霾”的字眼,但只是在专家报告中一带而过,和“强对流天气”、“龙卷风肆虐”放在一起,没人注意。当年广东的雾霾时间已经有100多天,但大家依然以为那只是雾,甚至媒体们都没有把它们分清楚。



2006年,当NASA还在孜孜不倦地给中国的雾霾绘图,当外媒已经开始热切研究雾霾对中国经济和奥运会的影响时,国内媒体还在把雾霾当作“罕见大雾”报道,只关心这种天气对交通的影响。但学术论文库里开始出现雾霾的论文,百度知道上开始有人问“什么是雾霾?”。



“一场罕见的雾霾天气于近日持续袭击了我国中东部多个省市。能见度小于500米的大雾笼罩山东全省大部分地区,个别地区出现能见度不足100米的浓雾,大雾导致济青、京福高速公路山东段被迫封闭,山东各机场航班出现延误。”——新华社 2007年,国外专家开始研究中国雾霾的致命性,硅谷小伙子开始看中雾霾商机准备建生态大楼,日本抗议雾霾天天往他们那飘。全世界人民都在讨论中国人每天吸毒。



2008年,几个外国运动员戴着口罩到北京参加奥运会,激怒了全国人民,被媒体一顿猛骂,说他们“侮辱中国公众”、“居心叵测”。最后他们向北京奥组委递交了道歉信,还对全中国人民公开道歉。同年,美国大使馆开始更新每日北京pm2.5的数据。



“我想大家没有这个必要考虑戴口罩的问题,如果一定要戴口罩,那就是给你的行囊当中多增加了一点份量,我想它是用不上的。”——北京环保局 2009年,中国开始有人关注美国大使馆发布的北京pm2.5数据,当年最高值达到712µg/m。但媒体依旧将此作为天气预报来报道,只有学术界开始大量发表雾霾相关的论文。



2010年,百度百科第一次出现pm2.5的词条,新华网开始提醒公众雾霾可能造成健康威胁,但措辞谨慎,其实说的是雾的危害。



“雾的出现将会诱发支气管炎、过敏性鼻炎、哮喘等呼吸系统疾病。气象专家提醒相关地区人们减少户外活动时间,外出戴上围巾、口罩,保护好皮肤、咽喉、关节等部位。尤其提醒对环境敏感的人注意预防呼吸系统疾病。”——新华社 2011年,北京市环保局质疑美国大使馆的雾霾数据不准确,当年pm2.5仍未被列入我国空气环境指标。



“但必须记住的是,这些改变唯一的根据是我们中国、我们北京自己大气污染防治不断深入发展的需要,而不是看哪个大使馆在干什么。”——北京市环保局杜少中 2012年,中国环保局直指美使馆发布空气质量数据是“干涉中国内政”。但就在这一年pm2.5终于纳入了中国的空气质量指标。



“中国的环保具有叠加、多因素、压缩式的特点,所以希望大家要从中国实际出发,暖风吹得游人醉,莫把中国当美国。”——中国环保部部长周生贤 2013年,东北三省在十月供暖季,开始出现了大规模严重的雾霾天,严重到进入了百科词条,pm2.5突破了1000µg/m,封城3天。



2014年,北京市长王安顺说北京会投入7600亿来治理雾霾,还说出了那句流传至今的“2017年实现不了空气治理就‘提头来见’”。



2015年12月7日晚,北京市应急办发布空气重污染红色预警,全市于12月8日7时至12月10日12时启动预警措施。这是北京第一次发布的空气污染红色预警,我们都是见证历史的人。



来看看国外网友的评价:


@VeryAverage: 怎么会有人住在这种地方? 回复@abbienormal: 不幸的是,他们没有选择。 回复@throwcautiontothewind: 癌症和新生儿缺陷的发病率在中国许多工业城市是天文数字。


@aztecdiva: 联合国和世界卫生组织应该采取措施进行制裁。当地人口不可能不受癌症和出生缺陷的影响。我小时候加州的环境也很差,但至少能看到和感觉到太阳。


@dsouthard: 难以置信。几年前我去过北京,当时并没有这么糟,但太阳总是笼罩着薄雾。我回家后整整用了一个星期才把鼻子里的硫化物排干净。

@Tikiman: 世界上只有一个大气层。他们的污染最后不可避免地会变成我们的污染。致命的污染。


@doctor pangloss: 中国很快会需要数百万的心脏病学家,因为烟雾是产生心脏疾病的主要原因。

@opendiscourse: 根据之前的一篇报道,恐怕这只是冰山的一角。中国目前没有能替代煤的能源——国内石油产量有限,进口天然气的成本要远高于煤。


@SueEll 1354: 最让我震惊的是,人们戴上口罩去对抗污染,而不是去坚持要求更干净的空气。他们真的戴上了口罩。 顺便再来看看这几天国际媒体对中国雾霾的报道。



过去十年,我们看到了怎样的雾霾?



还没有多少中国人知道雾霾这个词,然而“罕见浓雾”已经在各地悄然出现。 从科研机构的PM2.5站点数据来看,2006年年均PM2.5浓度高于今天。


2006年12月25日,山西省长治市。


大雾弥漫着整个市区,能见度不足5米。一位司机在环行路口找不到转弯的出口而下车查看。



有外国学者开始研究雾霾的致命性, 日本有人抗议雾霾天天往他们那飘, 硅谷小伙子看见商机计划建生态大楼。


2007年3月22日,北京。


连续多日的雾霾天气依然笼罩京城,空气湿度大于80%,风力不大,污染物很难扩散。中关村大街上,一双“大眼睛”似乎在企盼久违的阳光。



美国大使馆开始公布北京PM2.5监测数据。 几个美国奥运选手戴着口罩抵达北京机场, 中国网民觉得受到侮辱纷纷讨伐, 有人称“敌对势力亡我之心不死”。 有人开始在网上提问雾霾是什么, 然而对于大多数人, 戴口罩仍然离日常生活很遥远。


2008年8月5日,北京国际机场。


美国自行车运动员戴着口罩抵达北京。


2008年10月9日,辽宁沈阳。


辽宁沈阳地区出现“罕见浓雾”。有媒体称,“整个城市笼罩在白茫茫的大雾之中,犹如仙境。”



中国人开始关注美国大使馆的PM2.5数据, 发现当年最高值达到712μg/m。 但是媒体依然常常把“雾霾”和“大雾”混用。


2009年11月8日,江苏省淮安市。


浓雾下的中国南北地理分界线。报道称,本市“遭遇今冬首场罕见浓雾,浓雾下的中国南北地理分界线别有一番风味。”


2009年11月26日, 南京。


新街口笼罩在浓雾中。



百度百科出现PM2.5的词条。 “北京咳”被写进旅游指南。 新华网开始提醒公众雾霾可能造成健康威胁。 美国大使馆测出北京PM2.5数值超出了仪器上限。


2010年5月22日,上海。


一位儿童站在某大厦的落地窗前望着窗外弥漫的大雾。



PM2.5终于被纳入中国的空气质量指标。 冬天雾霾席卷北方。 终于出现蓝天白云的时候, 京津冀人朋友圈里就开始刷屏。


2011年11月10日,华北上空。


NASA卫星云图显示,雾霾范围从北京一直向南延伸到了渤海和黄海的滨海平原地区。



各主要城市陆续设置PM2.5实验监测站, 包括北京、天津、河北和长三角、珠三角等重点区域以及省会城市。


2012年6月11日,武汉。


武汉长江一桥边,一位游泳的男子望着雾中大桥若有所思。



“雾霾”成为年度关键词,仅1月份就有4次雾霾遍及了30个省,覆盖了中国将近一半的国土。其中北京仅有5天不是雾霾天。 监测指数不分南北一律爆表,人们才意识到共同的命运:为传统经济增长方式的成果埋单。 起初有媒体想表达尽量乐观的态度。有媒体发表《灰霾带来的五大意外收获》说,灰霾让中国人更团结、更平等、更清醒、更幽默。 但连续雾霾的危害很快显现,航班延误、交通事故频发,患呼吸道疾病的儿童数量显著增加。得过格莱美奖的歌手佩蒂·奥斯汀取消了北京演唱会,因为雾霾让她哮喘病发作。 面对高发的雾霾天气,一场雾霾革命终于上演。环保部正式将PM2.5列入空气监测指标中,在113个环境保护重点城市开展监测。 9月,国务院发布《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采取措施治理大气污染。其中,减碳、控车、降尘成为主要的降霾手段。


2013年1月14日,北京。


北京儿童医院的护士在忙碌。由于连续几日的空气污染,患呼吸道疾病的儿童数量增加,每天都有超过800个孩子来接受治疗。


2013年1月15日,浙江嘉兴。


杭浦高速受大雾影响能见度极低,发生20辆车追尾相撞事故。


2013年10月21日,沈阳。


沈阳某小区内,户外行走的小朋友们戴上口罩抵御雾霾天气。


2013年10月21日,哈尔滨。


由于能见度过低驾驶员看不到红绿灯,交警使用特殊手势指挥交通,双手举过头顶左右摆动示意机动车停止。


2013年11月6日,广州。


煤球店老板谢叔躺在躺椅上,为环保型天然气的普及和煤球业务的衰退感到无奈。


2013年12月5日,西安。


西安大雁塔前,大学生用行为艺术展示人们在雾霾里呼吸困难的痛苦状态,呼吁人们使用清洁能源、减少汽车排放。


2013年12月24日,北京。


雾霾再次来袭,几名外国年轻人在天坛祈年殿前合影迎接平安夜。



雾霾首次被民政部纳入自然灾情进行通报。 2月北京首次启动空气重污染黄色预警, 一天后就发出了首次橙色预警。 一些有孩子的家庭选择离开雾霾区生活。


2014年1月16日,北京。


重度雾霾笼罩中轴线。北京人调侃,“拿出一百块钱都看不到毛主席。”


2014年1月18日,山东济南。


济南持续雾霾,灰尘飘落在三轮车挡风玻璃上,在低温下结成了灰色冰霜。


2014年2月25日,重庆。


居民楼内的灯火透过窗户照亮了弥漫的雾气。


2014年4月10日,福州。


五一广场上,毛主席塑像前方的建筑已灰蒙蒙不易辨认。



北京第一次发布了空气污染红色预警。学校停课,天安门武警也第一次戴上口罩执勤。 据统计,2015年北京空气有污染的天数为179天,占全年总数的49%。 纪录片《穹顶之下》一周点击量过亿,创下了全国纪录。年底,淘宝上口罩的销量超过了避孕套。


2015年1月2日,天津。


夜晚浓重的雾气中,交通灯闪烁,人影若隐若现。


2015年1月5日,广州。


城市上空,飞机穿梭在灰霾之中。


2015年1月5日,河南郑州。


街上,一辆“雾炮车”在喷雾。工作人员说,“这辆车能装10吨水,供雾炮喷射75分钟。”购置这样一个大家伙,费用超过80万元,人们为抗霾所付出的成本似乎越来越高。


2015年1月15日,成都。


南门一处足球公园内,小吴和他队友顶着雾霾带着口罩踢足球。


2015年1月16日,青岛。


奥帆中心,一艘养殖船在海中作业。从这里向市区望去,海天一色,四顾茫茫。


2015年1月25日,陕西西安。


大雁塔前的佛像双手合十,仿佛在祈求蓝天。


2015年1月27日,重庆。


长江索道上吊厢逐渐没入大雾中。


2015年3月21日,上海。


一家三口在金山嘴渔村的码头边散步。母亲给兴高采烈的儿子拍着照,似乎没有被雾霾天气影响出游的心情。


2015年10月27日,吉林白城。


城郊,有人在稻田焚烧稻草秸秆,浓烟遮住了小城。秸秆焚烧是秋冬季节雾霾肆虐的一个重要原因,各地政府都在大力打击。然而正在看护稻田里火势的赵大姐也有她的顾虑,“用不了,就得烧掉,不烧,没法翻地......我要生活啊。”


2015年11月3日,福建厦门。


从空中俯拍,鼓浪屿被雾霾笼罩,一片朦胧。


2015年11月27日,北京。


一位自称“坚果兄弟”的小伙,使用工业吸尘器为北京吸雾霾100天,并用这100天内收集到的灰尘做了一块板砖。


2015年11月30日,北京。


连续雾霾多日后,一对情侣戴口罩在公交车站看着彼此的脸。雾霾大的时候,北京网友会说,“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而是我在北京的路口牵着你的手,却看不见你的脸。”


2015年12月1日,北京。


雾霾橙色预警,艺术家孔宁身穿“口罩婚纱”,出现在北京站。


2015年12月,北京。


北京首次启动红色雾霾预警,在天安门广场执勤的武警战士第一次佩戴口罩执勤。


2015年12月8日,北京。


天安门广场上,冒着雾霾观看升旗仪式的市民们举起手机拍照。


2015年12月,北京。


从空中俯瞰北京,大屏幕上显示着中国地图。


2015年12月23日,山东滨州。


小学生放学回家时把红领巾当作口罩。



雾霾已经成为许多人习以为常的事情, 人们在雾霾中出游、干活、健身...... 日子还在继续, 然而眼前的景象却又如此不同。


2016年1月4日,浙江杭州。


杭州大雾黄色预警,西湖游船今年首次全线停航。一对情侣行走在雾霾笼罩的西湖断桥上。


2016年1月25日,天津。


小伙何平捧着花千元自制的空气净化器。作为一名美术老师,他在雾霾预警的时候发现课堂里学生们一直咳嗽,而教室里的净化器似乎没有起到净化作用,就决心自制一台让自己放心的净化器。


2016年3月20日,山东德州。


一位雾霾中耕作的农民抬头看不远处的工厂排出白色气体。


2016年4月13日,山东临沂。


大高庄村农民在雾霾笼罩的田间劳作。


2016年4月24日,郑州。


从280米高空俯瞰雾霾中的城市。


2016年9月29日,北京。


世界首款户外“雾霾净化塔”展出,该产品可以吸入被污染的空气。发明人在展览上向人们展示被收集的雾霾。


2016年11月5日,山东聊城。


清晨人们在雾霾天气下打羽毛球,球影若隐若现。


2016年11月8日,山东济南。


济南城区浓雾能见度不足100米,工人早上走路去上工,身后的大楼藏在浓雾里。


2016年11月10日,北京。


一位戴口罩的男孩在天安门广场挥舞着小国旗。


2016年11月16日,河北石家庄。


一个姑娘佩戴新型防霾装备乘坐公交车。早在2008年,外国自行车奥运选手抵京后带着口罩,遭到网友抨击“多此一举”。而如今,戴口罩已经成为了很多人的日常。


在扫除雾霾的努力上,日本花了20多年,德国花了30多年,英国花了50多年。在雾霾中心的我们,还需要承载几年呼吸之痛?


一个人、一个企业和一个国家一样,分为先知先觉、后知后觉和不知不觉。


先知先觉者高瞻远瞩,把握根本,优先解决根本而重要的问题,因而能够内外兼修,标本兼治,防微杜渐,防患于未然,无论是个人身心,企业发展还是国家社会可以长期保持良性循环。


后知后觉者被既得利益推着走,被眼前的矛盾和问题带着走,总是解决那些很迫切但并不重要,而忽略根本重要的真问题,结果越是忙乱,问题却越多,矛盾越错综复杂,但在最后成为不可药救的并发症发作之前,尚能翻然觉醒,饮下苦口良药,敢于刮骨疗毒,甚至壮士断腕。


不知不觉者则是身体并发症袭来,或者企业已经岌岌可危,或者社会大危机已覆顶而来,仍然得过且过,歌舞升平,甚至准备脱逃而去……却终于躲不过灭顶之灾,最后时刻悔悟又有何用?! 十几年来,中国人对于雾霾的反应,已经充分证明我们是一个后知后觉的民族。这和我们的国民性有关——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喜欢从众顺从不喜特立独行、喜欢锦上添花不喜犀利忧言。近年来,更是被空前的拜金主义蒙蔽了双眼,变得更加短视。这也跟主流精英更看重个人和家庭的既得利益扩张,而缺乏国家民族的担当,更不要说抛弃了“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精神。 


由于我们十几年的后知后觉,我们现在终于为严重雾霾付出了沉重的代价,现在翻然醒悟还来得及。但更重要的是,我们能不能举一反三,比如中国各矿山城市的地下已经挖空,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地陷,我们是不是该为子孙后代计,对开采后的坑道用废石回填?又比如土地招拍挂制度已经造成了世界最高的房价,已经使年轻人背起了无比沉重的负担,成为房奴,如何能释放出青春活力和创造力?还比如金融开放,如何防范经济结构调整、资本项目自由化等三重风险的叠加?等等。 


由于过去多年的后知后觉,现在很多问题已经积累在一起,错综复杂,已渐显并发症之状,这时候,要想守住底线,进而扭转乾坤,走上良性循环。需要立身国家、民族、人民和子孙后代的根本;广开言路,能够甄别,善于纳谏;能够系统思维,各归其位,纲举目张,有条不紊,各得其所。更需要背水一战的勇气和魄力!


十年雾霾之景,下个十年又会否如此?


来源:凤凰新闻

回应2 收藏2
1年前
看着真是生气!政府直接说霾是外国势力干涉中国内政导致的好了,多省事啊!
1年前
动辄几万的房价,就住在这样的城市环境里,拿自己一辈子辛苦积攒的血汗还有命在开玩笑。可笑的是我们实在是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