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2014
我在美国教美国人说好英语
原创 , 图片7
2019-4-10 09:01

Sam 是我在美国认识的很难得一见的英语说得非常地道地中国移民。第一次听到他的英语朗读,就很想立刻采访一番,问问他是怎么把英语说这么好听的。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先听一段他的朗读音频👇


Speech Language Pathologist来自格纳德00:0002:06


(听音频可以去微信搜公众号格纳德(genade_glad)


而当我听说他的职业时,更是吃惊到下巴掉下来。他从事的工作是几乎没有外国人涉足的——言语语言病理学家,又叫言语语言治疗康复师。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教美国人怎么说好英语”。


这次访谈,我们足足聊了一小时,不仅有关他的工作和学习经历,Sam还与我们分享了英语学习的有效方法和作为一名言语语言病理学专业的奶爸在对孩子进行语言启蒙时积累的小经验。


一定不要错过!



言语语言康复师


我在美国人教美国人说好英语


我的工作是帮助有语言发育迟缓、发音障碍、或发音错误等问题的人进行纠正和治疗,覆盖人群从刚会说话的幼儿到八九十岁的老人。


语言康复治疗一般有两种。一种是去医疗机构,包括医院、养老护理院、康复中心等,接触的主要是病理性病人,比如患阿兹海默病的老年人,或者因大脑受损需要帮助恢复认知和语言能力的病人。


第二种属于儿科,主要接触儿童和学生。美国的残障人士教育法案(IDEA)规定,公立学校里的孩子如果被诊断为语言能力障碍,学校必须委派专业的语言康复师帮助这部分孩子。我的公司现在主要服务的对象就是学区里的公立学校。


图片来自istockphoto


我们的工作形式因对象不同也很多样,但通常都会从病理诊断开始,然后是制定康复方案,最后进行康复治疗。对一部分人,我们会像心理咨询师一样采用咨询辅导的方式,另一部分会用一些临床技巧,尤其是病理方面会采用一些器具和工具。比如有些人丧失认知能力,连今天是星期几今年是哪一年都记不得,我们就要用一些专门的设备或者方法去帮助他训练。


如果对象是小孩子,有一种是比较普通和轻微的问题,比如发音、吐字不清,字母和发音不能一一对应。一般孩子几岁能掌握哪些语言能力是有规律的,比如:在美国,上学前班(kindergarten)的5岁孩子,除了个别音(比如卷舌音/r/),大部分发音应该都已经掌握了。


如果孩子在某个岁数没达到参考指标,说明有些语言方面的发育延迟。这个时候就需要言语语言治疗师做言语治疗了(Speech Therapy)。


一般情况下,学校老师没有时间和精力对孩子进行一对一辅导,家长又不具备科学的知识和方法。这个时候我们作为言语语言治疗师会和学校先做一个评估,决定是否需要我们来做正式的诊断,如果确实诊断有语迟或者发音障碍的话我们会出一个治疗方案,并帮助孩子做治疗。这种方案通常是由政府和各个州教育部落实执行的。


另一种是孩子有认知方面的延迟,体现在语言能力迟缓,比如到了一定年级还不能回答什么时候(when),在哪里(where)之类的问题,或者对于基本的位置没有概念,比如里面(inside),外面(outside)等等。


这种情况下,学区会有一个跨学科的会诊,对孩子进行综合诊断,通过一系列的包括行为、智商、身体机能等方面的评估,对比正常值来作出诊断,究竟是自闭症,发音障碍,还是语言障碍,等等。对于这些孩子,学区会给他制定专门的课程表,和大纲教材不一样。我们会参与其中言语和语言训练的内容。


职业路径


我本科修的是武汉大学英语专业,毕业以后来美国读教育学硕士。但是单一的教育学学历在美国想找工作并不容易。一次机缘巧合,我了解到言语语言康复这个专业在美国非常稀缺,因为它对语言的要求非常高。而我一直很喜欢英语,又有教育学的背景,所以选择再修这个专业的学位。


我被录取的时候,是学校研究生院历史上第一个中国学生,是唯一的亚裔学生和在读研究生里唯一的男生。


在国内的时候自我感觉英语很强,但是读了这个专业以后我才发现对于语言的专业知识储备远远不够。因为我们除了要把英语说好,把英语教好,还要系统学习语言背后的科学,比如解剖学,从胸腔肺部以上的器官,包括气管、支气管、食管,耳朵的构造和大脑的相关功能都要学。此外,还有语音学、声学、心理学和与发音相关的病理学等专业课。它是一个真正的交叉学科。


我以前是个生物课学渣,这个专业对我来说着实是个不小的挑战。但是最终我顺利毕业,还拿到了理科硕士学位(Master of Science),成为了佛罗里达州第一位中国言语语言治疗师,感觉非常骄傲。


所有的学生毕业以后第一年都要做临床实习(clinical fellow),必须在获得美国言语与听力协会认证的康复师的带领下工作,实习阶段必须工作到一定的小时数,一年以后才可以转正,注册成为美国言语与听力协会ASHA (American Speech and Hearing Association)  的认证康复师。


此外,每个州有自己的从业执照,虽然我现在拿的是弗罗里达州的执照,但因为大多数州都认ASHA协会的认证,如果我想去别的州工作,也会非常方便。


我喜欢这份工作,参与教育的过程带给我很大的成就感。


我从来没有把自己当成外人,每次都和学生打成一片。很明显我的肤色和别人都不一样,但我还是尽量去融入他们。


有些小孩子刚来治疗的时候话都说不清,就像南方公园里的Kenny那样,我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他也听不懂我说什么。最后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他可以吐字清楚,并且自如地表达自己的观点。虽然不能说所有的功劳都归我,可能这是他自然发育的一个过程,也可能是老师和家长的帮助起了作用,但是我因为参与了这个过程,也得到很大的心理回报。



这份工作让我充分接触到美国不同地区、不同阶层的学校和家庭。


美国公立学校的经费主要来自于地方财政拨款,富裕的地区居民支付的房产税高,学校的资金比较充足,师资条件各方面就好,孩子多半来自于富裕的中产阶层,老师和家长都很重视教育,老师当的会比较轻松,也会比较有成就感。



但如果是各方面较差的学校,经费紧张,家长对教育不重视,学生没有良好的学习态度和习惯,老师上课很难进行下去,维持纪律都很难,更不要说灌输知识。如果这些孩子再遇到语言迟缓的问题,我们的工作做起来就非常吃力,这是目前我工作上最大的挑战。


同时,我也能看到这个系统运作的一些问题,因为公立学校是不以盈利为目的的,有很多从商业角度看是不合理且效率低下的事情长期存在。很多老师因此工作积极性也很低。我的公司为一个学区服务几年,时常看到从校长、副校长,到老师各个层级的教职人员流动性非常大。


像《逃学威龙》电影里的情节在美国的一些公立学校非常常见。还有美国的一部电视剧《The Wire》,IMDb排名前五的一部剧,其中第四季讲的是发生在巴尔的摩公立学校系统的故事,也非常真实。美国几大都市,比如纽约、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费城、洛杉矶、芝加哥、迈阿密,它们的城市中心学区都是非常差的,美国好的学区是大城市周边的一些高收入的小郡。



语言与沟通技巧


虽然我们的工作不涉及演讲和沟通技能,但在我看来,这是我们从业人员应该关注的方向。


就像医生的本职工作是治病,但他们也需要积极地传播和倡导健康的生活方式和饮食习惯,以帮助大家降低生病的几率。我觉得我做这份工作也有义务向大家介绍怎样去提高自己的沟通能力和演讲技巧。比如我们这种从中国来的第一代移民,从小经历的是应试教育,在沟通和演讲方面没有太多锻炼机会,来美国以后无论是在学校还是职场都很吃亏,容易遇到玻璃天花板。


有些人好像天生说话就一套一套的,口若悬河;有些人说话很有条理,很有思考能力,但是所有这些技能,只要是没有天生的器质方面的问题(器质上的问题是指比如兔唇或大舌头导致的发音不清或大脑里有肿瘤导致说话不清),大部分情况下都可以通过训练去提高。


如果一个人说话没有条理,他可能需要做注意力训练,有意识的去围绕一个话题展开内容;有的人不知道怎么去听别人说话,总是抢话,他需要去训练从别人的话中提炼出关键信息;如果一个人要讲故事,要表达个人观点,他必须要先构思,怎样娓娓道来,怎样能抓住听众的一些心理,并和听众建立一种连接。


我非常推荐大家适当进行有意识的训练。市面上有很多这方面的书,平时多看 TEDTalks 也会很有帮助。我特别推荐大家多看TEDTalks, 而且可以拿那上面的内容作为听写练习的材料。



关于演讲和沟通,我比较推荐一本很经典的书How to Win Friends and Influence People by Dale Carnegie, 这本书也对沃伦·巴菲特影响至深。另外就是TEDTalks的官方演讲指南The Official TED Guide to Public Speaking by Chris Anderson.



给家长的建议——千万不要把启蒙工作交给电视或平板电脑。


说到培养孩子的语言能力,我非常反对把这份工作外包给工具。并不是说电子屏幕完全不能看,家长可以设定一个时间,比如每天看半小时,这个是可以的。但是我见过很多家长把平板电脑当保姆,这个是绝对不行的。


一岁到三岁这个阶段,经过语言刺激的孩子大脑里关于语言能力的神经元的生长速度是非常快的。


必须给他足够的语言刺激,让他去感受。家长要和孩子多说话,给孩子读书。不要以为孩子年纪小,读不懂也听不懂。但是他在记忆、储存,当吸收到一定量的时候,这个内在机制生长成熟的时候自然就有了语言技能。


孩子会说话以后,父母在跟孩子玩的时候,可以多和孩子进行角色扮演。多问问题,并鼓励孩子说,比如“ 这是什么?请你把那个给我。这个是干什么用的?这个是谁?那个是谁?”等等


关于英语学习


我始终认为英语学习非常重要,虽然现在的人工智能可以取代一些翻译的工作,但我们学语言的目的不仅是为了翻译。对一部分人来说,是希望能与世界各地的人交流,带着翻译和能自由自在地去表达、去和别人交流,这是完全不一样的概念。


我觉得对孩子来说,尤其是当他的母语环境比较稳定的阶段,尽早给他学习第二门语言,是没有坏处的。


就像我们学音乐并不是为了长大成为马友友或者朗朗,而是因为音乐可以开发大脑的另外一块思维。语言也是一样,第二语言的启蒙可以帮助孩子尽早开始这一块的思维发展。


关于英语学习,我最推崇的方法是听写。


从语言学上说,如果给我们的大脑的刺激是全方位的,既有声音,又有图像,又有思考,还有手上的动作,这样的学习过程是最有效的。


如果单纯看,只有视觉刺激;单纯听而没有视觉上的联系也不够;朗读和写作相对会好一些,但都是比较单一的训练。而听写加朗读可以说是把所有的语言学习功能全部串联起来了。


如果给你一段5分钟的英语新闻,让你在20分钟内把它听写下来,你就会发现虽然能听懂主要内容,但仍有很多知识盲点,有些单词其实并不懂,还有些单词听懂了但不会拼。


听写是调动最多语言能力的一种训练。首先你要能听懂,把听到的单词从记忆词库里调取出来,同时你要具备相当的语法知识、标点符号的知识,和相关的背景知识才能把它完整的听写出来。


听写的过程也是把作者写文章的整个过程还原了出来,这对我们的写作能力亦会有极大的提高。


听写在任何阶段都可以做,只要根据我们的英语能力选不同的文本材料就可以,比如小学生可以选一些儿童故事,或简单的科普文章,像美国之音的慢速版(Voice of America,the Special English)就是很好的练习素材。如果是大学生和英语专业的学生可以听原速播放的的比如NPR News 或者 TEDTalks.


(https://learningenglish.voanews.com/)


听读的时候最好用有复读功能的软件,可以做到ab两点间不停循环。这个有点像对我们的大脑进行刻录,和洗脑神曲的作用是一样的,一个简单的旋律听很多遍以后,就会在大脑里形成一个回路,就像刻录在大脑里面一样。


如果对一个语言或者一种表达形式反复听,能够形成到这种刻录的效果,那这个语言就基本上被你掌握了。


学语言,时间没花到位,是不可能有产出的。


虽然在美国的华人有着不同的背景和教育经历,有些人的英文非常地道,可以进入政府智库工作,或者做庭辩律师,但绝大部分第一代移民在口语交流和听力理解方面还普遍存在问题,不是语法总出错,就是有很重的口音。


关于如何提高,我觉得必须要有意识的去增加自己说英语和学英语的机会。有一种很普遍的错误观点,认为我已经在美国了,这儿有天然的语言环境,我的英语还会差吗?


但事实是,在美国的很多华人的英语口语依然不好。学语言,时间没花到位,是不可能有产出的。


即使在美国,我们仍然要刻意的花时间去练习。


如果我需要了解美国文化,我必须去看美国的书、新闻、电视剧和电影,对这个国家的政治经济文化知识有一个全方位的了解。但是我身边很多人,他们人在美国,天天关心国内的新闻,国内的综艺,对美国的电视剧几乎不看,就算要看也看国内渠道带字母的那种。这样即使在美国多年,英语沟通能力也不会有大的提升。


如果英语不够流利和对语言熟练掌握,在美国永远只能是一个局外人,只有有意识去增加英文输入才会有输出,才能做到深入的交流和自如的表达,而不仅仅只是和对方问候一下天气,仅此而已。


End

回应 收藏25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