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6日
原创 , 图片2
2018-6-19 06:59

划重点:

儿童行为的危险性预判要做足,经常用语言提示阻止。

在床上翻跟斗是相当危险的事,很有可能造成寰枢椎半脱位。

当孩子脖子扭伤后,应冷敷并马上送儿童医学中心的骨科急诊。

儿童医学中心出售的Aspen儿童颈托是目前世界上最好的儿童颈托。京东的售价是其二分之一弱,如果不是急性受伤的病例建议购买后者。

最重要的时刻是当下,最重要的人是眼前人,最重要的事是帮助他。

旅行可以重新规划,心从当下起就可以再次出发。

正文:

早上起床发现昨夜远在温哥华的姐姐给我发来短信:“今天一早和东东一起来附近的BOG走路 有红莓和蜂鸟 我们都说你们也在就好了。本来今天早晨东东有有游泳比赛的 游泳池就在海滩旁 想你们有时差 正好去为他加油 夏季的温哥华很美 天气很晴朗 欢迎你们来。九月中旬以后就是雨季了。”

(附图:期盼我们过去的大姑奶奶发来的温哥华晚上9:35分的晚霞)

这时晨晨在睡梦里翻了一个身,轻松地翻下来三天来他视之如命的乳胶枕。这个枕头原是我在用的,柔软体贴支撑度刚好能保护到他离开颈托的脖子。看来他正在慢慢地康复。

受伤:

三天前,616日周六的早晨7点半,我没有像往常那样早早起床去噜噜那儿打扫,而是懒洋洋的赖在床上。按计划我们今晚会搭午夜的飞机去温哥华,爸爸会陪同晨晨暂住在姐姐家中,在当地社区生活学习一个半月。而我请了事假,陪他们过去,两周后回上海。

 晨晨醒了,我顺手拿过《杜利特医生航海记》,这本书几百页的书还剩十多页没有读,我不打算带去,想在上飞机前为他念完。晨晨见我为他读书,就爬上我的床,开始了他的晨间运动,他喜欢边翻翻踢踢边听我讲故事,回答一些问题,也用他的问题考考我。

我正在读“旅行家金箭之子长箭回来了”时,晨晨突然“哦哟“一声,摸着左侧的脖子倒在我身边的枕头上、我初以为是小小的砸痛,不想他放声大哭起来,嘴里不停叫疼。他开始叙述他的遭遇:“我听到tickle声的ti的一声,我的脖子就不会动了,我现在很疼很疼。”

我急忙查看他的伤势,脖子上没有外伤,他摸着不放的脖子上有微红的痕迹。我连忙叫来正在洗漱的爸爸。放下牙刷的爸爸先责怪我们醒来了不起床读什么破书,然后才检验伤势。爸爸一开始真没认为这个小意外是件大事。等到他想让晨晨起来给他检查时才意识到问题可能不简单,因为晨晨完全贴在床上,不能起身:他的脖子僵住了,需要我们托着他的脖颈和后背慢慢将他扶起坐着。晨晨也被自己的模样吓坏了,爸爸不停地摸他手脚,问他手麻吗脚麻吗。幸好,回答都是否定的。我们稍稍安心,紧接着我们立即更衣,给奶奶打电话,找病历卡。出门去医院。

临出门,晨晨让他给他一个冰袋,我赶紧做了一个给他,他就乖乖地用左手捏着垫着他的脖子,让爸爸一路上抱着去了停车场。到了停车场才发现车钥匙没有带,可见全家出门有多匆忙。

就医(1)儿童医学中心

按照过年时晨晨跌伤的处理经验,儿童意外伤害发生时,第一时间应该送往儿童医学中心,因为其他三甲医院一般不会收治儿童病患的,他们会对重症办理转院,对轻症不予挂号。

预检台的护士非常给力,一听“床上翻跟斗,脖子受伤不能动,一个小时前“就立即给了骨科急诊的挂号单,一路绿灯到了人山人海的骨科诊室外。因为是急诊,我们马上就见到了医生。

在门外等候时,晨晨看上去精神很好,他手里的冰袋已经变成了常温的水袋,但已然成了他的安慰剂,他一直死死地用水袋按着他的左侧脖子。我慢慢地拿下他的水袋和手,他脑袋习惯性地向左侧歪着,眼睛灵活地转来转去,只是脖子无法转动。

当班的葛医生让晨晨先做了X光,正位张嘴和侧位。侧位很好拍摄,晨晨老老实实孤独得站在X光室中,心里默数1-20 。门开的时候,他还只数到12。正位张嘴的拍摄就很难,毕竟是脖子受伤的孩子,让他坚持一秒钟不歪斜脖子都显得如此艰难。每次打开门,孤零零的他笔挺挺的站着,两手垂在裤线上,张大着嘴对着机器,而脑袋令人绝望的微微歪向一边。放射科的医生不停摇头。

葛医生看了质量不佳的X片也叹气,开出了CT单和儿童颈托。

这次我可以拉着他的手在CT室里陪着他。CT结果显示他的左侧寰枢椎关节有一条可疑的缝。为了确认这条缝的性质,葛医生和当班的读片医生还特地开了个电话会议讨论。一开始读片医生没有发现这条缝,也就没有在报告中注明。听到我们当晚要搭乘飞机,葛医生拿不出确定的可以上飞机的建议,于是他建议我们去骨科擅长的长征医院咨询。

就医(2)长征医院

上午10:45,还没有吃过早饭的一家人胡乱塞了一点东西打印了CT片后,立即驱车去长征医院。周末的长征医院只有急诊。医生看了CT片还是要求拍X片。拍片的医生很负责,先是确认初诊的病情结论,又打电话给急诊医生再次确认需要观察的部位,反复查看我们带去的CT片找到了可疑部位。

X光片正位显示了清晰的不对称性,但是拍片医生还是在与急诊医师的商谈后勉强写下了寰枢椎半脱位的结论。

这一天,晨晨在辗转两院间吃了七八次X光和一次CT的射线。至此,两家医院至少四位有经验的骨科医生都排除了令我们恐惧的骨折和骨裂的可能性。

长征医院的医生觉得这种不对称可能是生长发育产生的缺陷,需要进一步使用儿童支具固定头部进行斜颈治疗,同时他也建议我们观察一段时间后再做决定。我们问询当晚是否可以上飞机时,他说,最好不要。

两难,退票还是执行计划

内心五味杂陈的一家人在附近的辣肉面馆吃了点面条,下午14:30到家。把被折腾了五个小时的昏昏欲睡的晨晨在床上放倒时,他醒了。喊痛,可是躺下后他的眼珠又骨碌碌东看看西看看,嘴巴不停地要找我说悄悄话。

他非常期待这次的旅行,在长征医院,医生询问病情考核晨晨受伤后的各方面身体机能时,问他能说话吗。晨晨有点害怕不肯说话,我在旁边轻轻劝他,“要去采莓子的话就要把你的想说的话说出来。”这下他开始滔滔不绝的从头说起,说他醒来看到我在床上,他怎么爬过来,我怎么读书,我问他问题吧啦吧啦一大堆。

他从几个月前就开始盼望这次的旅行,每天倒数着日子,总是问我们今天是几号,还有几天的时间。

上周的足球课程结束后,他突然想到要和老师告别,他说,“Billy老师,我不能来上课了,我要去加拿大了。”Billy老师是个中文很好的大黑个,笑呵呵说,“是吗?那是我妈妈的国家!“

他有一次在机场看到其他的孩子坐在自己的拉杆箱上用脚滑行着玩,非常羡慕。刚好网课有个学分兑换的活动,15000分可以换一个漂亮的拉杆箱。他从过年时就开始努力积攒学分,不错过任何一次作业和预习。

为了这次的旅行,爸爸和他的姐姐从冬天就开始计划,姐姐跑了好几次当地的学校帮忙搜集信息。爸爸特别买了有关温哥华的绘本给晨晨看。两周前,爸爸购买礼物装备,一周前开始打包。

距离最后去机场的约车时间6:00,还有3个半小时。我们只有3个半小时决定去还是不去。

远在加国的姐姐一家已经入睡,无法给我们建议。姐姐在临睡前把爸爸和她的一位放射科医生的同学拉进聊天小群。那位医生听了病情陈述看了片子觉得已经超越了他的专业范围,也无法给出肯定的建议。

下午五点,心情低落的我陪带着颈托的晨晨在客厅看书,爸爸一直在查询退票的手续。我们都期待对方说一句“出门吧。”或者“退票吧”。但是我们的默默无言已经表明的我们各自的决定。

无疑,这是一个正确的决定,但也是一个令人伤心的决定。

损失是必然的,假期,当地班芙旅行团的全额费用,未来机票重新购买的差价。但是,我看着晨晨轻轻地在心里说:你是最重要的人,此刻是最重要的时刻,等你康复是最重要的事。

在同学聊天的小群里说了打算退票的事,同学们都给我私下留言,支持我的决定。旅行可以再次计划,孩子的健康才是最重要的。

第二天一早,爸爸把《杜利特》拿来继续读给躺在床上的晨晨听。

在去儿童医学中心的路上,爸爸曾不停责怪我非要读书给他听才放任晨晨发生了意外影响后面的行程。奇怪的是,在转院后,他不再提及此事。现在又主动把书拿出来为他读。

昨晚,晨晨只有轻微的疼痛了,脖子也可以自如转动了。不禁感慨小孩子的恢复能力惊人。颈托还是要带的,尽量让他多卧床。这段日子要格外小心,避免二次伤害。过几天去儿童医学中心复诊,听听医生怎么说。

等下就出门上班去了。我会坦然面对同事们惊讶的目光。真的没什么大不了的,旅行完全可以重新规划,心从当下就可以再次出发。

附录:

寰枢关节半脱位。寰枢关节脱位或称为寰、枢椎脱位,是指颈椎的第一节(寰椎)、第二节(枢椎)之间的关节失去正常的对合关系。这是一种少见但严重的疾患,其可以引起延髓、高位颈脊髓受压,严重者致四肢瘫痪、甚至呼吸衰竭而死亡。由于其致残、致死率高,必须及时进行诊断和处理。

孩子的表现就是脖子向一个侧面歪着,脊椎侧面疼痛,自己疼痛无法摆正头。原则上是可以活动的,活动不受限制,但是活动的时候疼痛,孩子会默认保持歪头的姿势,以缓解疼痛。

儿童的寰枢关节半脱位相对多于成人,是儿童斜颈的常见原因,但多为暂时性,持续存在而成为所谓的寰枢关节旋转性“固定”则很罕见。它可自发产生,也可伴发于轻微创伤,甚至在上呼吸道感染后出现。这种半脱位的原因尚不完全清楚。目前大多数学者认为半脱位与炎症或创伤引起的翼状韧带和横韧带松弛有关,常见症状包括颈痛,并伴有斜颈、枕下疼痛及颈部旋转受限。寰枢关节半脱位通常发生于上呼吸道感染或外伤之后,头向一侧倾斜并向对侧旋转,同时颈部轻度屈曲。当发生急性半脱位时,头部的活动将引起疼痛。若寰枢关节正常则不需治疗, 对斜颈的儿童,影像学检查要点包括:X线颈椎张口位片、侧位片、前屈后伸位片,寰枢椎的三维CT重建和MRI。MRI有助于诊断或排除横韧带撕裂。CT检查时使其头部尽量向左或向右旋转,肯定寰枢关节失去了正常旋转,从而可确诊为旋转性半脱位。

多发于呼吸道感染,引发的肌肉松弛。因此,孩子在患呼吸道疾病的时候要注意这样的病症。另外,网络上查了不少案例,发现一个共性,这样的孩子普遍存在头大、脖子细、好动的特点。在玩耍的时候对于力量和撞击的控制不当。


 

回应1 收藏7
5月前
孩子的成长路上真是不知道发生多少意外。父母的处理很得当,在那样一种情况下,确实是艰难的抉择。看得出,爸爸妈妈都是理性冷静的人,这种下,很多家庭都会恶吵或烦躁。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