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也有“同辈压力”
原创
2016-11-26 08:55

儿子每天如果作业写完的早,都会跟他老爸一起看几集肥皂剧,美剧也有,国产剧也有。


前些日子看完了《炊事班的故事》,最近开始看起了《武林外传》。


想当年《武林外传》风靡之际,我却对它很无感,没怎么看过。如今跟着这两人时不时混上一集,居然发现这个剧不仅仅是夸张搞笑,竟然还经常结合当下的现实情况炖鸡汤。


比如昨天晚上看的那一集。


邢捕头兴冲冲地跑到同福客栈,冲着一众食客宣布说:镇上邱员外家的二少爷下棋赢了围棋国手,为了庆祝,特摆宴席,请大家去吃鱼翅火锅。


食客们闻此,纷纷撂下筷子跑去吃大餐,佟掌柜眼看着客人们跑单,怒火中烧,欲哭无泪。


大家以为她是嫉妒人家的鱼翅火锅,然而,她真正心里不平衡的地方是,别人家的孩子那么优秀,可是自己家的那个小姑子莫小贝除了捏泥人搞得自己浑身上下脏兮兮之外,却没一点儿拿得出手的本事。


在得知秀才会下围棋的时候,她拿出早就买好的围棋,命令秀才当老师,去教莫小贝下棋。


邢捕头又一次兴冲冲地跑到客栈宣布说:西街郝掌柜家的三公子在县里举办的少年琴赛上获得了第二名,为了庆祝,郝掌柜请大家吃野味。


一众食客又争先恐后地跑去吃野味。佟掌柜再次陷入焦虑,别人家的孩子都会弹琴,自己家的也不能落后啊。于是又命令会吹笛子的白展堂开始培训莫小贝。


邢捕头再一次跑来宣布:东街宋寡妇的千金在翰林院举办的书法大赛上获得了第一名,为了庆贺,宋寡妇也要设宴请大家吃小葱拌豆腐。


一众食客再次一哄而去。佟掌柜嘲笑宋寡妇请客请的寒碜,说如果自己请客肯定比这强,却被邢捕头一语道破天机:你有什么可请的,你家莫小贝有那本事吗,人生的起跑线上能看到她的身影吗?


再次受到刺激的佟掌柜一万个不服气,又命令郭芙蓉去教小贝书法。


三管齐发之下,小贝不堪重负,大叫着说自己学不会也不想学,佟掌柜耐心地做起了思想工作:不想学也得学,人生的起跑线,你已经落后了,再不抓紧,你这辈子就完了!


众人对此看不下去,劝佟掌柜问问当事人小贝的意见,看她自己到底想学什么。小贝扯了半天说不是想学串糖葫芦就是想学做糖葫芦,气得佟掌柜最后逼她必须在琴棋书画里面选一样来学,无奈之下,小贝选了学画画。


佟掌柜备受鼓舞,马上花钱请了最好的先生上门教画。先生无意间在小贝的房间里发现了小贝捏的泥人,形态各异,惟妙惟肖,惊为天人,于是画也不教了,带着小贝跑去挖土和泥捏泥人玩了一个下午。


面对佟掌柜的质疑,先生问了她一个问题:为什么要让小贝学画画?


佟掌柜说:为了不要让她输在人生的起跑线上!


先生又问:那起跑线在这儿,目的地在哪儿呢?


佟掌柜说:我怎么知道,走一步看一步呗!


先生说:既然都没有目的地,那设置起跑线还有啥意义?


佟掌柜哑口无言。


接着先生继续说:要搞清楚为啥让孩子学,为了她的兴趣自然好,可以陶冶情操,可为了跟别人比,还不如不学!


最终,佟掌柜幡然醒悟,小贝得以自由地从事她那看上去不太高雅的爱好----捏泥人。


这二十几分钟的一集肥皂剧,除了穿插必不可少的搞笑桥段,简直是在用白描的方式揭示着当下的一个教育问题,一点儿不拐弯抹角一点儿不含蓄,包括那句已经被说滥了的“人生的起跑线”问题。


我边看又边想起了很久之前就开始纠结的一个问题:父母让孩子学这学那,肯定都是抱着为孩子好的初衷,真心不容置疑,然而问题是,你说你这么做是为孩子好,我说我不这么做也是为孩子好,那么到底怎样才是真正为孩子好,这有没有一个真理?


这个问题太复杂,我越想越乱,后来跟一个年长的同事聊天时说起这个问题,她说她觉得真理之一应该是有没有尊重孩子的意愿。


这也正是此剧传达出的一个信息。父母给孩子报兴趣班的时候,到底是为了孩子的兴趣发展,还是自己莫名其妙被捆绑在了“同辈压力”里无法自拔。


“同辈压力”的英文叫做peer pressure,指的是同辈人互相比较而产生的心理压力。通常,对于这个词的讨论多用在青少年身上,因为他们总是很在意身边同龄人的看法,会想方设法融入进去,进而由于压力甚至改变自己的行为方式。


而这种现象绝不只是局限在青少年身上,我们这些做父母的也常常被此绑架而不自知。


在我之前介绍过的那本书《男孩就该有男孩样》中,作者写了这样一段话:在男孩的人生中,有一种压力比同龄人的行为重要得多,那就是我们这些家长自身所承受的同龄人的压力。看到朋友的儿子参加了大学篮球队,有多少父亲会忍不住鼓励自己的儿子多打篮球呢?看到朋友的儿子比自己的儿子更加忙碌,有多少母亲会让儿子报名学习更多的跆拳道或者钢琴课程呢?


然而说家长们“不自知”也不准确,因为在书中作者还这样说:以我的经验来看,每个合格的家长都能够凭着直觉知道,什么对孩子有益,什么无益。问题在于我们忽略了自己的直觉,急匆匆地加入望子成龙的父母大军,督促孩子要出人头地,脱颖而出。


作者寥寥几句,直戳要害,让人无法不反思不重新审视作为父母的自己。


我也由此想起了自己给儿子报兴趣班的经历。


儿子上兴趣班始于三岁上幼儿园,之前对此事完全没有在意的我突然发现身边的家长在学校门口接孩子放学时聊的全是上兴趣班的问题,围棋、钢琴、英语、语言艺术,五花八门,搞得我也是如坠迷雾,纠结不已。因为我那时并不清楚儿子对什么感兴趣,不知道该做何选择,可是什么都不学吧,自己又有些过不去。


有一天,跟儿子一个同学的妈妈聊天,她说她好不容易去少年宫抢到了一个钢琴班的名额,我随口问了一句:你儿子对钢琴感兴趣吗?


她说:兴趣?兴趣不都是家长坚持来的吗?


那一刻,我有些吃惊,但同时心里也明确了一件事:我虽然不知道要做什么,但是我知道了不做什么,这种“坚持”我肯定是做不到的!


那时刚好小区里一个艺术培训中心开业,我带儿子去试课,试完了之后他主动说要报名来上课,我听了并没有太多欣喜,反而有些五味杂陈的感觉,心想他那么小,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而且我很担心自己到底是在尊重他的意见,还是更多的因为周围的压力。一边想着这对他也没坏处,一边在纠结这是不是在为自己的私心找托词。


一转眼儿子已经在这里上了六年,除了偶尔上画画,主要上的是陶艺,也是就莫小贝喜欢的捏泥。我不会欣赏,还常常发生把类似他捏的犀牛说成是兔子的悲剧。不过,他依然乐此不疲。


六年过去,他成了这里最“老”的学生,因为这里一般是招3-8岁的小朋友,像他这么大的没几个。于是,前些日子我跟他商量说,要不上完剩下的课就停了吧,成天跟一群小BB混一起!


谁知他一脸疑惑地问我:兴趣班不是要看孩子自己的兴趣吗?


我说:是的,没错!


他说:那家长干吗说这说那?你叫我上我就上,你不叫我上我就不上,我还能有兴趣吗?


于是,我又去续交了一年的学费。钱不少,但我心里挺放松,好像因为确定了这不是因为我个人的压力,突然很有一种道德高尚的感觉。


然而,道德高尚的同时,我也常常忍不住旁敲侧击,比如假装不经意地说某某某报了什么班学得挺好的挺有意思的,你要不要也试试之类。


他一本正经地回应:报那么多班干吗?选一两个自己最喜欢的不就行了!


我问他:你最喜欢什么?


他说:陶艺和羽毛球。


没错,除了坚持了六年的陶艺,羽毛球也从一年级学到现在了。虽然一个星期只学一次,还常常因为订不到场地而停课或者临时改成上篮球,他还是每个学期都坚持要报。这学期还鼓起勇气报名参加了学校的羽毛球赛,虽然第一场就打输了。


这让我想起暑假里学陶艺的地方要开一个“大师集训班”,有老师跟我推荐,问我要不要给儿子报名,毕竟是要交钱的。但马上另一个在这里教的比较久的熟悉儿子情况的老师很委婉地说:这个可能他不太适合,这个需要水平高一点的小朋友......


所以,他“脱颖而出”的日子可能是遥遥无期。


然而,我总不能像佟掌柜一样,盼着他出息了也好有机会大摆宴席。


每次听到谁谁家的孩子如何如何优秀,我也不是完全无动于衷,也强烈地感受到这种同辈压力。有时,跟朋友聊天,我们还会自黑说:我们就是那种人,现在说别人给孩子报了那么多班根本没必要,以后看人家孩子那么优秀自己还后悔!


但是不管怎样,我都必须时刻提醒着自己,这种压力只能够止于我这里,不可转嫁。不为别的,只为让我们两个都活得舒心一点也好。


最后,我发现剧中还很巧妙很用心地揭露了一个父母们常常自欺欺人的小伎俩,就是佟掌柜给出琴棋书画让莫小贝选那段。现实中我们也常常会这么做,比如给出几个选择让孩子选,哪怕这几个都不是他的兴趣,最终孩子选定了之后,我们就会说,看,这是他自己选的,又不是我们逼他的!


可是这种情况下,孩子也只是被蒙蔽一时而已。而我们,在处处是陷阱的父母路上,千万不可大意而蒙蔽了自己。

本文首发微信公号“加加妈妈”(qiyiguojiajia)

赞3 回应5 收藏1
1年前
其实能坚持孩子选择,顶住同辈压力,也是很难的。这也是种坚持。
1年前
很多很多父母在兴趣班问题上,都是盲从
1年前
大家误导了兴趣班,我觉得,其实兴趣是后话,家长负责提供孩子接触的机会和培养孩子坚持的品性!
1年前
同意。大部分人一开始也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没试过,没坚持过,谁知道呢?
1年前
额,我第一反应就是要去看看这部剧了,话说那么多年,我就没看过一集。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