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少年班名人宁铂
原创 , 图片3
2018-5-27 15:04

说到天才教育,绕不开改开后科大首创的少年班;说到科大少年班,又绕不开首届少年班(下图)的宁铂。然而宁铂终究是让很多人失望了。天才儿童,围棋高手,站在板凳上给大学生讲高数;毕业后留校,研究工作平平,几次逃离出家被找回,然而最后还是遁入佛门。他的同学,多早已在美国扎根,过着安逸富足的生活,或在国内呼风唤雨。

作为一个科大人,这些年偶尔会遇到别的学校同行问及对少年班与宁铂的看法,我总是说不同系别入学年份差的太多所以了解不多,以此搪塞。媒体上也时有报道与评论,甚至孙红雷几年前还拍了个少年班的片子,对此我只能说媒体了解的太肤浅了。本不想分析过多,但有娃之后,细细把自己的经历缕了一遍,竟然发现跟宁铂有过几次近距离接触。虽然没法深入他的内心,但却是外界从来没有谈及过的方面。我想,写下来,也许对小花生的网友们思考如何教育孩子,有那么一丁点参考价值吧。

我在科大上本科时在西区,少年班与数学系都在东区老校区,我去得少,本不会有机会遇到宁铂。然而围棋改变了这点。有段时间我痴迷围棋,水平很差但经常往东区活动中心跑,看高手们下棋,偶尔也和差不多水平的臭棋篓子杀几盘。活跃的高手大多是学生,可能教工里的高手干脆就窝在自己办公室里下了。但有几次宁铂来了,可能是作为校围棋队的领队来组织集训。因为没有什么必要,我也没跟他搭过话,只是有些好奇的观察过他。跟下面这张网上照片差不多,但显得老成些,还有络腮胡子,目光非常有穿透力。这么多年过去了,印象很模糊了,但我能清楚记得到他是个充满能量的人,从来没有倦怠的神情。他一般不下棋,只观战,喜欢局后点评。有一次我看他下过,觉得他的棋风跟其他高手不太一样,似乎力量大有些无理。多年后我大致能记得其他高手的一些招数,但宁铂的招数似乎不太符合棋理,至少从我的臭棋篓子角度。可惜当时没有手机,没有拍几张照片下来。

另一个与宁铂接触的机会出现在人文选修课上。由于科大是理工科为主,学校要求每个学生选修一些人文课程,弥补不足。我有个学期选的是宁铂的课。大名鼎鼎的理科天才宁铂讲人文哦,这可是有钱都不一定能得到的机会啊。可惜我那些年选修课都是糊弄,老师们不像理工科课程抓得那么严,所以我拿学分就行,基本没有认真听,连这门课程名都不记得了。课堂上宁铂的样子跟下围棋的差不多,只是更严肃了些。可是要完成此文,观众们总不满意这个课程内容啥都不记得了吧?幸好我还记得他的一个观点:中国先秦的名辩>当时印度的因明>当时希腊的逻辑。大家不理解不要紧,这可是宁铂说的哦,先记住,以后慢慢品味吧。也许你不同意这个观点,但在品味当中,一定会有很多收获的。

以我这些年的理工基础,也仍然不能理解为啥逻辑最次。数学的大厦都建立在逻辑上,物理的大厦建立在逻辑加实验上,而中国与印度对现代科学的贡献甚少。可惜我当年没仔细听讲,无法还原宁铂的本意了。以我现在的知识,只能斗胆猜一下。逻辑推理虽然严密,但演绎逻辑跳不出公理界定的体系范畴,所有的知识在公理设定一瞬间就定下了,后面只是能否发现的问题。而归纳推理永远不知道下一个会不会是反例,所以任何自然科学定律都不能证真而只能证伪。所以逻辑体系虽然强大,但只能涵盖宇宙很小的一部分。我对印度因明不甚了解,不好说为啥涵盖更多。中国名辩,没有严谨的逻辑,但也因此获得了更强的涵盖能力。我还是要强调,这只是我的猜测,而且我也并不完全认同这个观点。

以上是我全部与宁铂的接触。其他对宁铂的了解,我就与诸君相同了,都是来自媒体。在科大的时候,极少听别人谈论宁铂,所以没有这方面的信息。也许有一点不同的是,我可能比完全没接触过他的人更能觉察到媒体报道中不合理的部分。

如何看待宁铂毕业后的“平庸”与遁世行为?在分析任何奇怪的现象时,我总是遵循一个原则,越是表面不合理的现象,背后必定有更合理的理由。不合理即反平庸,从信息论角度看蕴含更多有价值的信息。如果宁铂后面的路与他的同学差不多,反倒没有啥好分析的了。我坚信两点,宁铂有能力按大家所期待的方向发展,宁铂不这么做有他自己充分的理由(尽管这理由肯定不会被大家接受,所以他也不去申明并与人争论)。

按照大家的期待发展,这是绝大多数人的选择。平稳可靠,学长们走过的路,山寨即可。宁铂虽然是第一届少年班,但他可以和同学们齐步走,或者即便有几年混的不如意,落下了,赶紧再跟着走就是了。别忘了这是少年班,本来就有三四年优势。宁铂的同学遍布中美高校研究所大公司,随便申请个美国名校学费全免还有助教或助研工资,毕业后到美国大学任教混成教授,或者进大公司中产白领,绿卡公民,对科大这些留美的,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当然有些人在美国会遇到困难,比如像我这么差的,但我在美国这么多年,还从未听说有科大来美混不下去灰溜溜回去的。只有不愿来的,没有留不下的。不出国,在国内学校任职,发些顶级杂志刊物,难道能难倒宁铂?像我这样读研混日子的,临到关头,都能赶紧凑个一两篇论文发在国内数一数二计算机科学期刊上(说实话跟着院士导师就有这种好处,这也算是学术不公吧),打死我也不会认为宁铂学术“平庸”是因为能力不够。科大理科牛皮哄哄,要发几篇高影响力因子的论文,决不会是太难的事情。然而我发的论文,自己都觉得没意思,从来不去再看,所以我只能揣测,以宁铂的高心气,发旁人认为不错但自己看作垃圾的文章,实在是做不出手的事情。甚至我还可以进一步揣测,在宁铂眼中,美国那些论文也没有多少意思,所以他也不会去美国过绿卡公民大房子割草扫雪这样的日子。

这样的高心气,是不是过了头?现在人类顶尖研究的科技,居然没有什么意思?我只能胆战心惊的说,如果宁铂真是这么想的,我给他投上一票支持。如果不是拉宁铂这个大旗,我是不敢这么说的。要记住,宁铂肯定不是以搞出些应用技术为人生满足,他的目标只会更高。以物理学的发展为例,这些年理论物理届大家的潜规则公认是发展到了头,弦论进入了玄学,越搞越复杂,几千万个参数,快成了地心说的本轮均轮修补,还没法用实验证明。也许困在地球上人类就没法突破,因为现在的粒子加速器已经巨大,要验证弦论还要更大的实验室,这几乎是地球上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也许宁铂觉得有生之年看不到人类大宇航的成果,所以产生了遁世的想法。不是不想作为,而是一种生不逢时的悲哀。像霍金这样的人物对公众影响巨大,普通民众把他当神一样,但在海外许多高学历理工科知识分子看来,没有什么光环,现在谈论宇宙的样子未免过于坐井观天,很容易陷入当年地平说的错误陷阱。

还是那句话,这只是我对宁铂的猜测而已,也许连仅供参考都谈不上。

遁入空门,是宁铂的无奈,也是一种退则独善其身。他选择了佛门,肯定是经过了痛苦的比较与选择。我本人是不太认同佛教的,这个以后有时间再说,但是我觉得应该尊重他的选择,不应该把他抓回来。把他抓回来,也只能徒增他的痛苦。让他走自己的路,也许不久我们就会看到一个玄奘级别的高僧,普度众生。即便成不了高僧,从小乘观点看,在这浮躁的世界,寻得一份清净,也难能可贵。

也有不少人说,少年班的培养方式拔苗助长,害了宁铂。对少年班的非议一直不绝于耳。以我在科大的所见,这是因噎废食了。少年班的同学有不少选了我们系的课程,他们的表现非常正常。也许是大家对少年班的期望太高了,希望他们个个都是张亚勤的成就。前几天我看到一个回帖说北大清华学生的子女只有百分之三十考上北大清华,所以也不见得高材生就能教好子女。可是你换个角度,普通人有多大比例考上北大清华?百分之三十已经很惊人了,此外肯定还有很大比例上其他好学校,这足以证明他们教育子女的水平远高于普通人群。像我这样资质平庸的,都觉得在高中学些大学课程,像美国那样,是有必要的;有超越常人资质的孩子提早入大学,只要合理筛选,在校管理好,完全不是问题。也许提早三四年有些夸张,但很多孩子是有能力提早一两年的。不是说提早一两年就如何有优势,而是不提早他也无事可做,多炒炒高中的冷饭,也是一种极大的浪费。宁铂的问题不在于早几年入学,他即使正常入学,也要面临同样的问题;而那样的话,由于不是少年班,就不会引起那么广泛的关注;而现实中正常入学的学生也有很多面临同样问题。任何人群不可能个个都超级成功,只要统计意义上比别的群体有显著优势比例,那就是办成功了。

不管外界怎么说,科大少年班都还要继续办下去;不管别人怎么说,宁铂大概是不会回来了。如果你的孩子的确有超常资质,请不要犹豫,把他送到少年班吧。只要接收了,那就一定是入学合格的,当然以后的路还要自己走。宁铂只有一个,你大致是不用担心你的孩子会走他的路的:)

归巢鸟于美中时间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七日凌晨发于小花生网

回应16 收藏14
7月前
每个人最终的追求都应是自己内心的充盈和满足吧,别人无法了解,也没有理由指责。
7月前
看着看着突然想到了李叔同。
7月前
或许,对世界的认识总归是被对自身的认识所局限吧
7月前
弱弱的说楼主的专业知识看不懂呀!哈哈~楼主太谦虚了,能上科大的都是很牛的啦!观点也很中肯~
7月前
既然这样 为何要上上年班 享受一些其他的快乐和生活其他的美 不是只有学知识
7月前
竟然有校友,东区的路过~
7月前
张YAYA 每个人最终的追求都应是自己内心的充盈和满足吧,别人无法了解,也没有理由指责。
对你的观点不能再赞同了!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
7月前
竟然有校友,东区的路过~
🤝
7月前
典哥儿 看着看着突然想到了李叔同。
咦?想到一起去了!
7月前
世俗的成功不仅要靠智商,情商才是最重要的,尤其是想赚大钱的,哪里是靠智商赚的啊!和做生意赚的钱相比,诺奖那点钱都不值得一提了。就像之前媒体关注的傅云皓,不一定要追求世俗意义的成功吧
7月前
感觉这跟很多物理学家信仰上帝是一个道理
7月前
普通的我估计教不出能上少年班牛娃,伤心。
7月前
这得多聪明的人呐。
7月前
jianzeng1977 感觉这跟很多物理学家信仰上帝是一个道理
宁被人诟病主要是因为还没有做出重大贡献就遁入佛门了
7月前
以突破云际的观点来看,人类充满卑劣而且渺小无聊,令旁观者恨铁不成钢乃至失望透顶。
是这样么……
4月前
所以,不敢深思,不敢目远,还是做个贪恋红尘的普通人吧
发布